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结构平衡和气候变化将是未来几年全球铝行业面临的重大挑战
----专访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行政总裁弗拉季斯拉夫.索卢维耶夫
俄铝为全球最大的铝生产商,主要产品包括原铝、铝合金、铝箔及氧化铝。俄铝为一家全面垂直综合的铝企业,拥有的资产覆盖整个生产工序,由铝土矿、霞石矿至铝冶炼厂及铝箔厂,这为俄铝带来极大的营运灵活性,有助公司管理生产过程的各个环节,确保生产最优质产品。
俄铝的业务遍布全球五大洲十九个国家,由于公司的主要冶炼设备位于西伯利亚,故兼享获取可再生、环保及无污染的水力发电资源及捕捉邻近发展蓬勃的中国市场的优势。
现时,铝业正面临供应过剩的挑战,俄铝透过暂停低效率的冶炼厂运作,转为生产增值产品,以优化产能的运用。与此同时,俄铝亦作好准备,正在西伯利亚东部兴建高效率的冶炼厂,待市场回复平衡时便有充足产能应付回升的需求。
获取丰富的铝土矿,将有助俄铝未来一百年应付不断增加的生产需求。
俄铝致力在效益方面达到领导地位,现已跻身全球最具成本效益铝生产商的三甲之列。凭借内部研发、工程及设计能力,公司得以发展及推出创新科技,有助精简生产流程、减低资本及经营成本。
透过自行建立及发展发电设施以拓展多元化业务乃公司的关键策略目标,预期有关设施竣工后将可满足公司至少60%的电力需求。为达到这目标,俄铝伙拍RusHydro在Krasnoyarsk地区兴建全新的Boguchanskaya水力发电站,而俄铝亦拥有在哈萨克发展Ekibastuz 煤盆地之合营公司的权益。
俄铝享有规模效益及庞大竞争优势,加上铝业的强大平台为俄铝的长远增长奠下稳固基础,将惠及所有员工、股东及业务所在地的人,公司的可持续发展策略一直是以发挥这股潜力为目标。

亚洲金属:今年九月以来,中国A00铝锭价格一直频繁大幅波动,曾于短期内突破每吨15,000元人民币,这也对伦铝造成巨大影响。作为全球主要铝生产商,您认为原因是甚么?价格高企会得到支撑吗?

弗拉季斯拉夫:我们认为现价上升是因为全球市场趋向平衡和供不应求情况增加所致。这亦是因为中国在煤、钢铁及铝行业的供应侧改革成功,令生产增长受限制,带动价格上升。而且价格亦受到成本推动。中国的煤价上升了2倍,氧化铝价格上升大约一半,交通成本亦上升了。
事实上,伦敦金属交易所铝价于2016年第二季为每吨1,571美元,到第三季上升3.2%至每吨1,621美元,价格近日更测试高位。
由于中国、欧洲、其他亚洲、北美地区及印度的需求强劲,全球铝需求于截至2016年9月30日止九个月同比上升了5.5%。而中国增长7.5%至3,120万吨,加上其他地区工业活动指标强劲,所以我们将2016年全球铝需求预测提高同比上升5.5%至5,950万吨。
面对成本通胀上升带来更大压力,全球铝供应目前以较慢的步伐增长。全球报告铝存货九月亦跌至497.5万吨,是2009年1月以来的最低位,够29.9日用量,远低于2009年8月危机前水平(用量76.0日),使铝处于基本金属种类中的最佳位置。
至于俄铝,我们对前景感到乐观,我们预期上述趋势将得到全球市场的合力支持而持续。

亚洲金属:亚洲金属网数据中心显示,中国于2016年1-10月原铝产量约达2,640万吨,同比微升1.5%,而去年同期增长为12.5%。您对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有甚么意见?对全球市场有帮助吗?

弗拉季斯拉夫:中国政府实行的「供给侧改革」是极好的政策,有助过去几年苦苦挣扎的行业恢复平衡。
正如我们看到,中国铝产能过剩导致供应过剩的问题,使得中国市场(全球最大铝市场)严重失衡。虽然中国不出口原铝,全球投资者对行业的气氛仍较为悲观。而中国政府和部份中国企业果断着手解决供应过剩的问题,进展相当显著。
中国铝产能自2015年每年减少490万吨。虽然中国自2015年中开始推出新产能,但同年八月至翌年八月间产能净增长仅90万吨,大部份关闭的产能依然闲置,额外重启亦有限。
我们的数据显示,2016年1-9月间,中国原铝生产同比下跌2.7%至2,322.3万吨。与此同时,截至2016年9月30日止九个月,用量按年健康增长7.5%至2,440万吨。我们亦看到中国存货相关的数据在锐减。
电力、氧化铝及物流成本上涨继续推高中国铝冶炼成本,为行业带来沉重压力。中国的氧化铝价格今年年初进入上涨轨道,2016年1-10月上升超过50%。动力煤价格上升了差不多56%(一月至十月),推高电力成本。
目前,鉴于中国正处理产能过剩的问题,令中国,以至全球业界都能受惠。

亚洲金属:您认为中国在全球铝行业中扮演的角色如何?您对中国铝业发展有甚么意见?

弗拉季斯拉夫:中国今天在全球铝市场的角色基于很简单的事实,就是其稳占全球超过一半的铝产量和用量。中国为业界龙头,即使它不出口原铝,也依然举足轻重。
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从而持续投入以解决国内市场产能过剩的问题,显示出措施需要有序进行,以防止问题升级及新市场失衡。十月初,我们注意到中国国务院的结论是不再向现时面对供应过剩的行业增产。而早前发表的十三五计划中有关有色金属行业的发展,强调有色金属行业产能过剩已成为全球问题,所以应严格限制新产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预见增长空间和下游及高水平加工产业的发展。
铝生产耗电量大,对中国而言,额外的困难来自使用煤作为铝行业的主要电力来源。中国政府已经采取措施停止兴建新燃煤发电项目 (至少在有剩余电力的省份)。我们看到迈向新能源和无煤技术,是中国发展计划的重要议题。此外,中国是首批支持和加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1次缔约方会议《巴黎协议》的国家之一,各国承诺于二零三零年前,将二氧化碳排放较二零零五年的水平减少60-65% (每国内生产总值单位计),并提高非化石燃料的初级能源用量比例至20%。现在,中国已正式确立《巴黎协议》,我们认为国家在气候保护方面需要保持一致,从煤转为更清洁环保的可再生能源,而铝业需要在这个过渡期中担当重要的角色。

亚洲金属: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俄罗斯铝业在原铝及氧化铝方面的产能?在未来五年会有哪些变化?

弗拉季斯拉夫:俄铝是一家低成本、垂直综合及低碳铝生产商。我们的生产链包括铝土矿及霞石矿、氧化铝精炼厂、铝冶炼厂及铸造厂、铝箔厂及包装生产中心。2015年,俄铝分别占全球铝产量及全球氧化铝产量约6.7%及6.9%。目前,我们每年生产390万吨原铝、1,210万吨氧化铝及2,230万吨铝土矿。我们的产量能100% 满足集团总氧化铝需求,现有的铝土矿资源基地亦能支持未来逾一百年的业务运作。
在产能优势方面,受惠于西伯利亚的清洁及可再生水电能源,让俄铝成为行内最低碳的企业之一,我们亦持续致力进一步提升这方面的优势。
我们的铝产能增长潜力建基于俄铝与Rushydro合营的BEMO项目,包括于2014年开始运作、产能为3,000兆瓦的BEMO水力发电厂以及位于俄罗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地区的BEMO铝冶炼厂,总设计产能为每年588,000吨原铝。首个综合体的设计产能为每年147,000吨,目前已以测试模式运作,但BEMO冶炼厂生产的铝销售目标市场是俄罗斯及独联体本地市场,此等市场目前正健康增长。
氧化铝方面,我们近期宣布完成向中国国营工业集团酒钢集团JISCO出售位于牙买加的Alpart氧化铝精炼厂的100%权益。出售Alpar并不影响俄铝在氧化铝方面100%自给自足的模式。我们正于营运中的精炼厂(Urals、Bogoslovsk及 Nikolaev)进行生产现代化工作,此举完成后,将有助我们提高上述地区的氧化铝生产每年485,000吨。

亚洲金属:许多铝生产商因过去数年面对全球市场疲弱而采取行动降低成本。俄铝有什么降低成本的措施?成效如何?

弗拉季斯拉夫:早于2013年出现经济衰退情况时,我们的管理层已迅速作出有效响应,以消除衰退带来的影响。专注控制成本及减少营运资金对确保俄铝于价格低迷的困难时期仍能维持良好表现尤为重要。而最重大亦最困难的一步是推行产能合理化计划,以及缩减主要位于俄罗斯欧洲部份及Urals效率最低的冶炼厂。
整体而言,我们已削减铝产能约每年650,000吨,而自2013年起,我们的铝生产水平维持平稳,每年约为360万吨,2012年则为420万吨。
此外,我们在所有业务层面 (由原材料采购、更有效的物流以至改善营运) 均专注提高效率。
自2014年下半年起,上述努力更受到俄罗斯卢布贬值及原材料采购(特别是与油价挂钩的原材料)价格下降等外在因素支持。
因此,俄铝的平均生产成本得以由2013的每吨1,907美元降低至本年度第三季末的每吨1,330美元,成为行内平均生产成本最低的企业之一。同时,集团于第三季末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率为20%,令俄铝成为全球最具效率的铝生产商之一。

亚洲金属:对于未来三年全球铝行业面临的挑战,您有何看法? 俄铝又将采取什么行动?

弗拉季斯拉夫:我认为有两项重要的挑战,一是结构平衡,二是气候变化。
结构平衡方面,近年我们意识到供求平衡的重要性。如今,随着中国及其他地区缩减产能,市场平衡得到改善。然而,长久维持此平衡状况将会是一项挑战。基础工业产能过剩仍是一项全球问题,需要共同合作方可解决。
气候变化是另一项重大挑战,对铝业更是当前最需要关注的议题,因铝生产过程耗能高,并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气体。对中国而言,此问题亦是重要议题,因为约90%于中国进行的铝生产活动均以煤为燃料,因此,过渡到使用不含碳能源似乎是中国气候议程中的首要任务,包括使用风力及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技术及不损害自然的水力发电技术。
现时,中国已确立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因此于遵守更高的环保标准以及推行碳排放监管措施等方面受到密切关注,当中包括明年启动的碳排放交易计划。中国作为全球最大两碳排放国之一及全球领先经济体系,预期将领先解决全球的重大挑战,过渡成为低碳经济体系,对抗气候变化。
藉此机会,我要特别指出的是,中国不单于提高能源效益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亦成功提升了电解车间及电解技术的效率。
根据国际铝业协会数据,中国是最高效的铝生产国,2015年所生产的铝平均电耗为每吨12,875千瓦时,而全球平均为每吨13,403千瓦时。随着中国的旧有设施被拥有更大电解产线及更大电解槽的新冶炼设施替代,该国冶炼厂的能源效益已经提升。整体来说,冶炼厂已经扩充规模,因而达致规模经济,有助减少能源消耗。
俄铝相信,铝的未来是低碳铝。俄铝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低碳铝生产商之一,俄铝90%的铝是使用环保的水力发电方式生产。过渡成为百分百零碳排放发电方式的生产是俄铝的目标之一。
此外,俄铝正研究一种具有消除过程排放温室气体可能性的革命性铝生产技术。例如,俄铝为改善效率,最近宣布于Sayanogorsk铝冶炼厂推出首个新一代RA-550电解槽。我们亦正致力开发惰性阳极,将不会产生任何碳排放。

亚洲金属:由于中国氧化铝的产能持续增加,近年来进口铝土矿的需求持续上升。据悉,几内亚将于2017年起成为中国的最大铝土矿供应国。目前全球很多投资者把目光转向几内亚。俄铝在几内亚有什么计划?进展如何?

弗拉季斯拉夫:俄铝于几内亚建立据点已达15年,是当地铝土矿行业的主要企业之一及该国最大型私营投资者之一。
在几内亚,俄铝拥有Compagnie des Bauxites de Kindia (CBK) 及 Friguia铝土矿及氧化铝综合项目。目前公司正在发展Dian-Dian项目。
CBK是全球最大的铝土矿矿床之一,自2001年起由俄铝管理。CBK占公司总铝土矿产量约30%。CBK的年产能达330万吨,拥有逾1,200名员工。
Friguia 生产综合项目包括一个铝土矿、一间氧化铝精炼厂和一个铁路网络。有关设施现为闲置中。Dian Dian为全球最大的铝土矿矿床,公司拥有开发此项目的权利。
今年较早前,俄铝与几内亚共和国签署了Dian-Dian 特许经营权协议的附件以及有关恢复及进一步扩展Friguia氧化铝精炼厂的协议。
根据双方已签署的文件,Dian-Dian项目将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预期铝土矿年产能达300万吨,目标是到2017年底出口。第二个阶段预期扩大该铝土矿的年产能至600万吨,于2021年底出口,以及就该项目的年产能增加至900万吨及可能增加至1,200万吨而进行可行性研究及环境影响评估。第三个阶段是有关氧化铝的生产。我们与几内亚政府已协议将不迟于2020年底前讨论兴建氧化铝精炼厂的经济合理性。
Friguia氧化铝精炼厂方面,将于2017年开始恢复运作。于重启后的若干时期内,该厂年产能将逐渐增加至高达每年550,000至600,000吨。公司将逐渐扩大生产,2020年的年产能将达到105万吨,视乎有关扩充的经济可行性及全球氧化铝市场情况而定。
必需指出,俄铝于几内亚的活动不只限于铝业务。于2006年,俄铝获几内亚政府评为“社会爱心企业”。我们长期致力关心几内亚的小区以及参与当地社会基础设施的兴建。我很自豪地说,俄铝在帮助几内亚应对埃博拉病毒爆发中担当了重要角色。当埃博拉病毒威胁在当地日渐严峻时,我们不但在其他外资公司决定撤离时继续留在当地,我们更推行和支持多种举措以协助几内亚对抗埃博拉病毒。我们的主要贡献是破纪录地于50天内在Kindia省兴建了传染病及微生物学研究及治疗中心。该中心由俄铝专家设计及兴建,利用了俄罗斯科学家最新的俄罗斯工程及医疗设备协助,并充分考虑到国际救援组织的所有建议。在整个埃博拉疫潮期间,该中心录得几内亚的最高存活率:该中心被确诊染上埃博拉病毒病的患者之中,有62.5%已经痊愈。俄铝投资了1,000万美元于推行该中心项目。一旦埃博拉病毒被彻底消除,该中心将用作治疗其他传染病的正规医疗中心。

亚洲金属:中国是俄铝主要的氟化铝及预焙阳极供应来源国。然而,中国的生产成本持续上升。例如,相比中东及墨西哥的氟化铝生产商,中国生产商正在失去价格竞争力。俄铝的采购计划是否有调整?

弗拉季斯拉夫:俄铝继续根据长期协议及灵活的价格公式,向中国采购阳极。与此同时,我们现正积极发展自己的阳极生产设施,亦有在俄罗斯国内采购阳极。
俄铝不断寻找新的机会使采购选择多元化以及加强其竞争性地位。例如在氟化铝方面,根据年度合约,俄铝开始每季从地中海地区购买氟化铝。在目前市场环境下,中国的氟化铝出口商很难与欧洲、北非,甚至北美的出口商竞争。

亚洲金属:关于全球铝需求,您认为哪一个领域将会是主要的增长点?俄铝在铝加工方面将会怎样做?

弗拉季斯拉夫:现在,运输行业是未来铝需求增长的最重要动力。预期运输行业将于2016年带来最大的增长贡献,增长达到150万吨(是当年总体增长300万吨的一半)。例如,英国的汽车生产继续维持多年的高水平,法国(7.7%)、意大利(7.8%)、德国(2.4%)于今年一月至九月的汽车产量强劲,而土耳其的汽车产量于期内增长13%。紧随运输业之后是建筑、电子/消费耐用品及包装行业。
俄铝特别专注为汽车业生产合金。随着全球汽车需求增加,我们的铸造车间已投资生产轧制板坯及大直径挤压坯料。
俄铝已是车轮制造商稳定的供货商,尤其是欧洲、俄罗斯和亚洲的车轮制造商,为业内几乎所有主要企业提供产品,目标是在五年内将市场份额由10%提高至 25%。鉴于汽车业内使用轻质材料的明显趋势,我们目前的重点是车轮以外的铝应用。
俄铝供应5xxx 及 6xxx系列轧制板坯用于汽车结构件。我们旗下Sayanogorsk铝冶炼厂正推行重要的白车身相关投资项目,该冶炼厂作为专门生产5xxx 及 6xxx系列汽车合金的铸造中心之一。
此外,我们已于Bratsk铝冶炼厂开发出一项针对欧洲客户(塑料压铸的压铸模具生产商)的控制粒度结构生产5xxx 系列合金的专有技术,并已获取专利。
整体来说,俄铝着重上游业务较高端市场的增值产品。增值产品占俄铝2015年总销售的45%,我们的目标是透过改善位于西伯利亚的冶炼厂,把增值产品的产量进一步提高至80%。
2015年,俄铝开发出一组革命性少合金的铝钪合金。经以过渡金属取代成本高的钪后,能够在不影响其消费属性的情况下生产较现有产品的成本便宜2.5倍的合金。该等超硬铝合金显示有良好的可焊性及耐腐蚀性能。产品样本已提供予欧洲客户认证,以取代标准合金。铝钪合金在航天行业具有庞大潜力,亦可用于其他运输行业。
俄铝继续扩展其在电导体级铝合金盘条生产领域的竞争力。于2015年,Kandalaksha铝冶炼厂控制生产6000及8000系列合金盘条。

亚洲金属:如何促进健康及可持续发展的全球铝市场?您对全球铝生产商有何建议?

弗拉季斯拉夫:可持续发展的市场是一个均衡的市场,让生产商及消费者不仅努力满足现今的需求今日市场之需,亦要思考下一代以及可以遗留给他们的财产。
创新是每个经济体系及每个行业的主要推动力,对铝行业而言亦是如此,这是由于我们的行业必需走在创新的前线,以维持本身相对其他现代物料生产商的竞争力,从而提供具最现代化质量及特性的铝及合金。
为达到此目标,我们认为必需与客户及产品最终用户紧密合作,藉此了解他们的期望,开发并提供具备新特性及先进品质的铝及铝合金以实现客户最创新意念,或与之共同开发相关方案。
这正是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亦是行业发展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