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供需矛盾引发钴价上涨 乐观看待后市
----专访广西银亿新材料有限公司常务总经理张学飞
广西银亿新材料有限公司是银亿集团下属的全资子公司。2016年4月,原广西银亿科技矿冶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广西银亿新材料有限公司,注册资本4亿元,公司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博白县龙潭产业园,占地约1500亩。经过近10年的发展和大规模投入,公司拥有目前国内最大的镍钴湿法冶炼生产体系,年实际制造能力达到3万吨镍金属量和2500吨钴金属量。

亚洲金属:非常感谢张总接受我们采访,请您简单介绍一下目前公司的状况。

公司目前主要有金属材料和晶体材料两大类产品,包括:电解镍、电解钴、电池级硫酸镍、电池级硫酸钴、氯化钴和硫酸锰等为主要产品。公司目前拥有六条专业化产品生产线,包括:2万吨/年电解镍产线、400吨/年电解钴产线、4万吨/年硫酸镍产线、4000吨/年氯化钴产线、5000吨/年硫酸钴产线和5000吨/年硫酸锰产线。面向全球与国内锂电新材料市场的发展,未来公司还将进一步在镍钴基础材料领域加大投入、扩大规模,努力打造国际一流、国内领先的镍钴材料制造企业。

亚洲金属:自春节假期结束后,国内镍钴市场价格都大幅回升,尤其是钴价上涨迅猛,您认为钴价变化主要是受什么影响?

近阶段钴价的快速上涨主要是长期、中期、短期三种因素叠加造成。从长期因素分析,随着三元锂电材料受重视程度的提升和政策的支持,可以肯定今后三元锂电池将成为新能源电动车的主要电池类型,对其需求将出现大的增长;从中期或较长时期因素来分析,不仅是中国,全球的钴资源、特别是原生钴资源的供需矛盾未来都较为突出,将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在全球范围内正成为一个共识;从短期因素来看,全球经济逐步复苏、美元加息等因素刺激大宗商品、有色金属整体回升,投机性资金对钴金属尤其看重,不惜重金投入。
此轮上涨从表现上,主要是国外市场领涨,拉动国内市场被迫跟涨,进口钴原料无论基础价格和折率都出现大幅上扬,短期内市场的恐慌情绪加剧迫使钴企只能被动调价,并额外加价以抵消“预期可能的”钴价过快上涨带来的风险。上述三方面的因素,可以解释钴价变动的主要动因,并可以推导后期市场变化。目前市场价格出现波动和回调都是正常的,但从中长期看,供求矛盾引发的短缺才是主要的价格影响因素,将推动钴价走上新的高度。本轮钴价的上涨本质上与2006-2007年的钴价上涨是有很大区别的。

亚洲金属:贵司也是从去年年底开始了硫酸钴生产,此前也有氯化钴的生产,您认为目前原料端供应紧张对公司生产带来了什么影响?市场上原料供给真的有这么紧张吗?后期硫酸钴有继续增产的计划吗?

(1)公司目前也是受到市场钴价上涨所导致的钴资源紧张、成本飙升的困扰。尽管目前库存情况和采购情况还能保证正常生产,但采购压力还是非常大的。
(2)从供应角度观察,资源量总体还是有所增加的。但对应需求角度,情况就比较复杂,一是主要钴企都加大了钴资源的采购规模,二是贸易商增加了对钴资源的采购和囤积,三是我们的下游、甚至下游的下游客户也在积极采购钴原料,量还不小。这样就造成以往的钴资源—钴企的单一对应关系裂解成一对多的关系,人为造成市场采购紧张和恐慌情绪,资源流动更加混乱,也对后期市场的发展、企业的经营积累了很不利的风险。
(3)公司长期看好中国新能源市场的发展,看好锂电材料行业的发展,将根据市场的发展加大对镍盐、钴盐产能的投入。但从目前的主要问题和矛盾来判断,我们的主要精力和财力还是重点放在供应稳定、性价比好的钴资源的有效开发与开拓上。

亚洲金属:到目前为止,金属钴及钴粉价格上涨乏力,钴盐价格也开始疲软,市场认为炒作因素对钴价影响较大。您认为是炒作因素在主导国内钴价市场吗?

正如我之前的看法,炒作因素短期内是存在的,影响也是比较大的,但不是主要矛盾。主导钴价上涨的深层次问题和矛盾一是钴资源、特别是原生钴资源即将面临的短缺,二是新能源电动车和锂电正极材料的增长性需求。我们更关注这些中长期因素的变化和改善的周期,这些中长期性的因素才是决定性的,是全球性市场钴价上涨的内在推动力和“加速度”。

亚洲金属:下游正极材料市场因原料价格上涨过快都在逐步减少订单,想要抑制钴盐价格持续上涨,后市也多认为到近期钴价可能会开始出现震荡,您对此有何看法?

下游这种情况的发生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我认为这只是被动的“条件反射”。钴价上涨带来两个衍生问题:一是商务定价模式,二是资金。从商务定价模式上,下游前驱体企业、正极企业多数是提前一个月、一季度、有的甚至提前一年就锁定订单和价格,在钴价快速上涨的情况下,原有的价格执行就难以为继,面临比较大的价格差;二是资金,钴价超过40%的涨幅使资金问题异常突出,下游企业的回款和融资跟不上,资金压力和成本都显著加大。从这两个情况分析,短期内出现震荡萎缩都是情理预料之中。但另一方面,目前国内的前驱体和正极材料行业仍然是一个完全竞争性的市场,目前钴价的上涨所带来的成本上升并不能根本上否定三元锂电材料的经济价值和发展前景,一批积极主动应对挑战、应变能力强、成本竞争力强、上下游协同好的企业也必将在这轮考验磨砺中脱颖而出,无疑将成为今后真正的“明星”企业。我们对此乐观期待。

亚洲金属:近期,硫酸镍市场价格也有所回升,但是镍价依然在8-9万元/吨徘徊,您认为硫酸镍价格上涨的原因是什么?后期硫酸镍市场还有继续上涨的空间吗?

电解镍价格和硫酸镍价格的形成机制是完全不一样的。电解镍的价格形成主要是三个方面共同作用:一是上下游供求关系,特别是不锈钢企业的镍供求状况,二是替代品的影响,主要是镍矿—镍铁市场流通状况,三是期货市场的博弈。从金属量计算,国内一年对镍产品的需求约100万吨,其中约90万吨集中在不锈钢领域,而电解镍在45万吨左右,目前硫酸镍市场镍金属量不超过5万吨,硫酸镍的价格是无法影响到电解镍,体量完全不是一个层级。但电解镍的价格会影响到硫酸镍:一是原料价格,二是替代中间品。近期有些下游企业购买电解镍、镍豆去制作硫酸镍溶液来替代硫酸镍晶体就是这个目的。目前国内硫酸镍的价格确实是市场供求关系的真实反映。一是今年海外进口镍中间品资源紧张,价格上涨幅度较大,客观上增加了硫酸镍企业的成本,二是三元前驱体企业品种结构优化对硫酸镍的需求加大,622、811和NCA等高镍品种的产量规模在显著增加,三是国家加大环保打击力度,国内可利用镍废料资源显著萎缩。另外从市场流通情况来看,贸易商的占比很小,社会库存不大,主要还是生产企业直接对终端用户。从这几个方面来判断,硫酸镍价格上涨的动因是需求、成本双重推动,其上涨基础是坚实的。后期硫酸镍的价格上涨与否关键还是要看供求关系的实际变化才好确定,但综合目前的情况,稳中有升是基调,除非人为干扰,大涨大跌都缺乏条件。

亚洲金属:公司自去年开始新建了4万吨的硫酸镍生产线,现在项目建设如何了?今年有计划投产吗?

公司的4万吨硫酸镍产线今年3月底完成全部设备安装,计划在4月份进行全系统调试和试生产,力争到6月份实现达标达产。

亚洲金属:据亚洲金属网了解,今年三元材料市场产能增加较多,虽然由于第一季度钴价上涨过快都还未释放产能,但是后期对市场需求肯定会大幅增长。对此,公司是否已经开始于下游需求商接洽合作事宜了呢?

现在下游用户的心态都很矛盾,也很谨慎。反映在实际操作上,都是采取“背靠背”订单模式,即与他的下游用户洽谈好一个产品售价,先不签,反过来所对应镍钴原料价格来咨询、对敲上游供应商,能一致就签,不能一致就不签,都是这样一单一单来协同上下游。我认为,这是一个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成本,也是一个方法,需要我们一致协同加强合作。在钴价上涨过快的情势下,向下游的疏导很重要,总要整个供应链、产业链来消化钴的价格上涨,这方面我们也希望前驱体企业与我们开诚布公,否则大家之间的交易成本实在是太高了,会对方方面面都带来不利影响。因此我们也十分愿意配合下游用户做好这项工作,也希望能够通过加深合作找到更好的办法。

亚洲金属:感谢张总接受采访并对市场看法进行分享,祝广西银亿业务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