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致力于为新能源行业提供高性能材料
----专访陶吴
集团董事 经营中心总经理
中伟新材料有限公司
中伟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伟”)是中伟集团子公司,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国家发改委、科技部重点扶持企业。获批工信部《中国制造2025》工业转型升级专项资金支持的绿色制造系统集成项目和智能制造新模式应用项目,并获得工信部授予的国家级“绿色工厂”称号,是贵州省技术创新示范企业、创新型领军企业、百千万工程企业、“千企改造工程”龙头企业、重大工程和重点项目企业、省级企业技术中心、产学研结合示范基,主要从事三元前驱体、四氧化三钴等锂电正极材料前驱体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中伟新材料拥有西部、中部两个生产基地,目前正在稳步扩产中。

亚洲金属网:您好,陶总,非常感谢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首先请您简要介绍一下贵公司业务情况?

陶总:中伟2013年开始进入新能源行业,2018年中伟新材料成为三元前驱体和四氧化三钴国内排名前三的企业,2019年下半年,中伟达到三元前驱体年产能9万吨,四氧化三钴产能1.5万吨。中伟以前驱体作为集团公司的龙头业务,致力于为新能源行业提供高性能材料,正在向更大的目标前进。
2018年前驱体出货量达到3万吨(蝉联行业第二),四氧化三钴出货量超6,000吨。2019年中伟产销量目标预计6-7万吨。

亚洲金属网:作为国内三元前驱体产能、产量处于国内领先地位的企业,请问2019年贵司如何进行国内外市场定位和规划?对于欧洲新能源市场的发展,请问您怎么看?

陶总:在海外市场方面,中伟新材料成立伊始,紧跟国际市场,产品大量出口韩国市场,并加速对日本、美国、欧洲等地区的渗透。数据显示,中伟新材料三元前驱体出口量已经连续两年保持前三,2018年三元前驱体出口量突破1万吨,2019年上半年出口量居于全国首位。这源于2016年和2017年中伟抓住了韩国市场在全世界新能源市场发展的机会。
对于国际市场,预计未来三年欧洲市场将会是国际市场增长最可期的一个市场,欧洲车企是比较大的市场,欧洲车企对新能源汽车的前期研发已经完成,目前进入采购和导入阶段,对欧洲市场未来三年的增长保持乐观态度,预计增长速率将超过同期美国、中国市场。

亚洲金属网:补贴退坡后,下游需求商为增强竞争力,对于不同型号三元材料前驱体需求进行调整,请问贵公司在市场需求变化中如何应对?

陶总:从技术角度考虑,基于客户的需求,中伟对不同型号三元前驱体,如5系、6系和8系,均进行了技术和产品储备,并从最优化客户需求出发完成产品设计。从市场角度分析,新能源市场政府引导性比较强,而目前政府补贴退坡后,中国新能源市场处于螺旋式上升阶段,当前市场因素影响越来越大,而政府支持能力慢慢减弱。在这个过程中,中伟的应对措施是早在终端客户方面进行准备,即车企中寻找比较稳定和最好的企业进行合作。基于这个原则,在这一轮波动中,中伟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
基于当前中国市场螺旋式上升的形势,这次补贴退坡后的波动对于中伟来讲,短期来说一个机会,产品在转化,市场在转化,而这对于已经完成技术和产品储备的企业来讲是一个机会。借助这个机会中伟希望能够在年底之前把出货量和客户结构做进一步的改善。

亚洲金属网:目前下游消费商加大高镍系三元材料前驱体研发,高镍系前驱体需求增加,请问贵司在这方面有哪些优势和特点?

陶总:高镍未来是趋势,主要由降成本和高续航是两个主要因素导致,并且高镍系发展比预想的快,原来的观点认为安全性能的影响,高镍系的发展可能推迟,但当前高镍系发展和市场需求来看,最迟到2021年,高镍系产品将比较普及的应用到电池系统中。
中伟拥有优良的技术团队,在客户需求和市场发展的转化中,中伟以循环好、容量高、更善于优化客户需求为服务原则。

亚洲金属网:当前进展来看,高镍系三元前驱体如811产品因安全问题,并未大量使用在汽车上,而是部分应用于3C产品,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陶总:高镍系的发展主要受限于安全问题和电池测试,以及整车厂在投入和制造成本控制方面的平衡,但任何过程都是一个摸索和完善过程,取决于制造国产的完善过程,并且随着更多企业进行高镍系产品研发,所获得的经验和数据越来越多以后,就会逐步进入成熟阶段,现在还是一个不成熟阶段,在测试中不断完善和调整技术上的性能和成本控制。
从目前的研发技术、出资计划来看,最快2020年下半年或年底,8系三元前驱体将应用于汽车问世,最迟2022年。

亚洲金属网:由于当前市场镍盐的原材料选择较多,但基于当前电解镍价格,镍豆溶解生产的电池级硫酸镍溶液和电池级硫酸镍晶体的经济性会有较大变化,请问贵公司如果应对?

陶总:首先,镍豆、镍粉的引入是因为硫酸镍晶体的成本较高。目前中伟硫酸镍年产能1.2万金属吨金属镍,下半年将扩产至3万金属吨。
一方面,从长远角度考量,镍豆、镍粉溶解在操作和成本控制方面具有比较好的空间,并且这个产品金融性比较强,镍豆、镍粉的价值不仅是当前价格或者未来一段时间的价格同样关键,所以从很多缓解供求关系的环节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本身镍豆、镍粉溶解不是单独试用,是根据很多公司原料系统配合试用,这样经济性更好。
单纯从静态来看,目前镍豆镍粉溶解经济性较差,但从长远角度来讲,镍豆镍粉溶解是一个长远的趋势。或者说镍豆镍粉溶解做出来的成本,是未来硫酸镍成本的“天花板”,这样对于公司来讲就相当于有了天花板,就可以在以后成本核算中进行最优选择。

亚洲金属网:请问您对于第四季度三元前驱体和正极材料市场如何看?

陶总:2019年整体趋势是上行的。我们认为2019年整体电动车的增长量较年初预估增量50%,将放缓到30%左右,同时比亚迪和宁德时代的占比量将加大。
公司自身对于2019年判断比较好,补贴退坡后会影响两个月出货量,而同时也抓住了国外市场的机会和国内3C市场的机会,所以中伟会力保2019年前驱体出货量超过7万吨。

亚洲金属网:谢谢,祝您生意兴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