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钒电池市场潜力或将远超锂电池
----专访田兴江
湖南三丰钒业有限公司 总经理
湖南新宏大钒业有限公司 副董事长
湖南三丰钒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座落在煤矸石钒矿极为丰富的湖南湘西花垣县工业园区,能生产20多种钒系列产品,主导产品为高纯五氧化二钒、硝酸钒、高能钒片、偏钒酸钠、Sm钒、硫酸氧钒、轻沸钒、焦钒酸钠、偏钒酸铵等,拥有2,000吨/年五氧化二钒深加工能力。
湖南新宏大钒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坐落于湖南怀化。公司拥有自己的钒矿山,以生产工业级偏钒酸铵98%min为主,偏钒酸铵年产能3,000吨。

亚洲金属网:田总您好,感谢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首先请简要介绍一下贵公司业务情况?

田总:湖南三丰钒业有限公司主要做五氧化二钒精加工,采购低纯度的偏钒酸铵,包括96%-98%纯度的,生产销售高纯度的偏钒酸铵,包括99.5%-99.7%纯度的,五氧化二钒精加工能力为2,000吨/年,能做到2,000-3,000吨/年的其他钒产品。
新宏大钒业有限公司,依托自己的钒矿山,开采石煤矿作为原材料,主要生产工业级偏钒酸铵98%min,年产能3,000吨。

亚洲金属网:近十年,片钒价格从5万元/吨一度涨到超过50万元/吨,今年上半年又跌回到12万元/吨,涨的快跌的也非常快,价格变动如此剧烈,您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

田总:我认为主要原因是国家产业政策导向,提升需求、压缩产能。
这么多年以来,钒价经过了几次大的变动,2018年变动幅度最大,突破了历史最高价位,涨到那个程度是我们完全没想到的,正因为价格高涨,去年的钒企盈利整体情况都不错。早在08年的时候,国家几部委就建议提升螺纹钢质量,钒是最好的添加剂,当时钒价就经历过一轮快速上涨,但当时政策只是建议性的,所以很快就又回落了。到了2018年,再次要求升级三级螺纹钢,这次是强制标准执行,钒市场需求得到大幅提升。另一个方面是环保抓的紧,一些小的不达标的钒企关停,市场准入门槛提高,压缩了钒产品产能。

亚洲金属网:能否从贵公司的实际经营角度,谈谈钒价过山车一样的变化对钒企的影响?

田总:钒价大幅波动,对实体企业肯定会有大的冲击,包括生产和加工企业。价格平稳还是容易做一些,你像现在新宏大公司就是停着的,湖南当地也没有几家能生产,都没有什么利润。2019年上半年做钒原料的生产企业基本都是亏损的,像环保没有监控到的地方,他们的成本可能稍微低一些,正经在做的,都是亏损的。大家都希望价格能够稳定住,只有价格稳定在一个相对较高的位置,全产业链才能做下去,价格太高了也不行,不利于行业可持续发展。我们跟一些专家研究估计,2019年春节后五氧化二钒价格会在18万/吨左右的位置稳定住,不过还是不行,到2019年上半年结束,还是跌到了12万元/吨。行情变化太快,冲击作用明显。

亚洲金属网:您如何看待当前的钒市场供需格局和发展前景?

田总:现在最大的用户端还是在钢厂,用钒量占比90%以上,其余部分主要包括钒电池、化工、玻璃、催化剂及其他领域。核心主要看钒电池,其他像化工行业需求增量不会太大,除非有新的企业加入。还有环保使用的,像脱硫、脱销、脱碳、催化等,其发展空间也是稳住的。钒电池现在还没有大力开发,等技术成熟了,需求规模不比钢厂小。这是有可能颠覆市场需求格局的重要应用方向。我们正准备搞一个专门研究铌和钒的研发中心出来。

亚洲金属网:贵公司的高纯钒产品市场占有率怎么样?所面临的主要压力是什么?

田总:市场占有率我没有统计过,如果按照产能来说,我们可以干到全国的40%左右,国内做高纯钒的总共没有几家,大家各有各的市场,我们的产品优势是含钒量通常会高于99.5%,能达到99.9%甚至99.99%,而在其他杂质元素控制方面,能够低于一般标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价格高,客户仍然选择我们的原因所在,这是客户对生产企业的信任。
主要压力来自于下游市场需求方面,现在三丰可以做高纯钒,保持市场占有率,但新宏大就不行了,下游市场需求价格不能支撑,只好关停生产,还不确定什么时候能恢复生产。

亚洲金属网:请谈谈您对全钒液流电池的看法。

田总:全钒液流电池从国外到国内的研究开发有40多年历史,我国首批有北京普能、上海神力、山西金能等企业为中国全钒液流电池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以大连融科等一批企业牵头,把我国的全钒液流电池推向了新的成熟高度。从此全钒液流电池企业研发和生产得到快速发展。钒液流电池在国家示范工程应用多,全面商业推广道路曲折。最核心的原因我认为是,钒电池重要组成部分——钒电解液的生产成本无法控制。

亚洲金属网:从储能角度来看,钒电池性能要远高于锂电池,但钒电池商业化推广使用似乎没有预期中那么快,您怎样看待钒电池的市场前景?

田总:这么多年来,钒价变化一直都很快,导致生产钒电解液的厂家时不时出现做不下去的情况,正常情况下,18公斤五氧化二钒生产一度电,我们经过自主研发,能做到15公斤,不过成本依然很高,我认为这是钒电池一直没能大规模发展的主要因素。其次,实际上钒电池这块,技术和特性上,相对于锂电池,还没有那么成熟,现在还仅仅停留在钒电解液的程度。在钒电池研发方面,我们在国内做的是比较靠前的。我们自己也研发了电解液,把原来的特性都推翻了,原来是强酸性的,现在我们搞出来是中性和弱碱性,不过还没有完全推开,从美国搞起有40多年了,我们不可能一步能推上去。

亚洲金属网:钒电池有哪些弊端?是否有可能全面替代锂电池?

田总:国家是很想把钒电池这块做起来的,所以很多示范工程还是在做,整个技术啊,还是要往前推,原来酸性电解液基本是成熟的,但是弊端还是有,体积大,成本高,这是影响钒电池大规模发展的主要弊端。至于全面替代锂电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国家储能政策是整体的,没有单独针对钒电池。在钒电池发展领域,现在有很多资本和企业都想跨进这个行业,锂电跨钒电的企业已经有人提出来了,现在的跟进还不是很好,钒电池这块还没有一个核心的企业和技术在主导,都是在老的技术上延续,新研发没有出来,凝聚力还不够。
从储能政策角度来看,目前还是百花齐放,哪一块作的最好,后期就能得到更好的发展。钒电池技术成熟了,就能够得到国家的政策扶持,能把这件事做好再好不过了。

亚洲金属网:钒电池有哪些优势?全面推广主要面临着哪些阻力?

田总:他的优势一个是安全,一个是无害化可回收,一个是耐用。钒电池理论上要比其他电池寿命长很多,没有大的时间限制,因为它是可以复修的,可以稳定电解液价态变化,延缓能量衰减,做到长期循环利用,其他电池不具备这层意义。
不过目前锂电已经几乎覆盖了整个市场,对比之下,钒电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有的钒电池项目都是在国家产业政策的扶持下开展的。钒电池大力推广的主要阻力,是跟其他电池相比较的价位,一个是总投资大,一个是单位成本偏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要全面推开还是有困难的。我认为生产钒电池的每个资本集团,应该从源头上做起,从矿山到后期的三废利用,包括市场全部做,价格自然就稳住了,那么钒电池就可以集科研、生产于一体。做资源整合,钒电池才能够做下去,现在单一的做一件事情,由某一个企业单一的做,很困难。必须形成联合经营模式。在研发上面再投入,要把体积变小,像锂电一样,把能量密度加大才行。

亚洲金属网:贵公司的高纯钒产品是否有扩产计划?

田总:我们是有扩产计划的,要和外面的一些资本、技术联合来做,实际上就是依靠一个方法产业链来做大做强,包括在其他领域的应用,我们已经做好技术储备了,就看怎么落实了。
根据现在我们跟其他公司的合作进展来看,我们今后可能会扩产到5,000吨/年,远期达到10,000吨/年,现在正在谈怎么实施。在开发石煤提钒领域,国家环保管理很严格,环保部科技发展中心已经给了我们一个定位,希望我们能在这个领域做成一个示范工程或者示范点。

亚洲金属网:感谢您的观点分享!

田总:谢谢,我们希望能与业内公司一起为储能行业做点贡献,形成交流合作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