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2020年中国铜杆市场需求乐观
----专访陈东
总经理
安徽天大铜业有限公司
安徽天大铜业有限公司地处安徽滁州,位居长三角和南京都市圈,于2013年由天大集团投资设立。公司引进德国西马克梅尔公司CONTIROD连铸连轧生产线和德国尼霍夫公司MSM85双头伸线机,专业从事¢8mm铜杆、¢0.04mm以上各类规格裸铜线、镀锡铜线以及并丝绞线等的生产销售,年产销15万吨。

亚洲金属网:感谢陈总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首先请您对贵公司做简要介绍。

陈总:谢谢亚洲金属网安排的专访,我们安徽天大铜业有限公司地处安徽滁州,位居长三角和南京都市圈,于2013年由天大集团投资设立。公司引进德国西马克梅尔公司CONTIROD连铸连轧生产线和德国尼霍夫公司MSM85双头伸线机,专业从事¢8mm铜杆、¢0.04mm以上各类规格裸铜线、锡铜线以及并丝绞线等的生产销售,年产销15万吨。产品广泛应用于电力、电子、汽车、通讯、核电工业及航空航天、军工等领域。公司产品目前在周边一千公里范围内各大省份均有销售,主要包括安徽、江苏、山东等地,另外像湖南、湖北及河南、河北等周边省市都在我们的销售区域之内。

亚洲金属网:近年来中国大型铜杆生产企业不断新建及扩建铜杆产能,请问贵司近年有无这方面的动作或者发展计划?

陈总:我们注意到,部分大型铜杆企业近年来不断地新建或扩建产能,当前国内的铜杆产能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饱和的。我们公司目前暂未扩充铜杆产能的计划,不过我们会在目前铜杆线现有产能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我们的产业结构,延长深加工的产业链和运营规模,更好的为下游客户做好服务。

亚洲金属网:目前废铜制杆企业在产品质量控制上较前些年有明显提升,相对精铜制杆企业又有价格优势,您认为精铜制杆企业要如何应对废铜制杆企业的市场冲击?

陈总:自“奥凯事件”以来,下游客户对铜杆产品质量的要求是在逐步提升的,精铜制杆跟废铜制杆企业的产品在质量上也还是有一定差异的。精铜生产的铜杆原材料是电解铜,材质比较均匀,颗粒杂质比较少,品质也因此比较稳定,通常铜杆的基础参数像导电性、延展率及铜粉含量等指标上精铜制杆是要明显优于废铜制杆的。同时,从我们这几年跟下游客户的交流情况来看,精铜制杆在下游深加工过程中的电能消耗上是要优于废铜制杆的。综合以上来看,精铜制杆在应用领域、客户群体上还是有明显区分的,因此我们主要还是要充分发挥精铜制杆的产品优势,服务好对应客户群体,以增加客户粘性并不断开拓新市场。

亚洲金属网:2019年底国家电网发文要求严控电网投资,您认为这将对2020年铜杆下游需求产生怎样的影响?

陈总:国家电网在2019年11月末发布了826号文,2020年电网投资必定会受到一定影响,但是我认为这个影响不会很大。首先,2020年中西部的电网改造还是在持续进行的,因为国家近年一直在大力支持中西部建设。同时,农网的改造工作2020年仍将继续,虽然2019年已经完成绝大部分,但还会安排一定规模的投资改造。再者,北方地区的煤改电及清洁取暖的配套电网建设也会加快推进。最后,在当前疫情情况下,业内普遍认为国家会在基建上加大刺激力度,像一带一路、新能源光伏、海缆等项目预计2020年都会有所增长。上述种种均会弥补电网投资对铜杆消费带来的不利影响,因此我们对2020年国内铜杆需求还是谨慎乐观的。

亚洲金属网:当前中国市场铜杆产能过剩,市场同质化竞争严重,您觉得在当前情况下,要如何走出一条差异化竞争的道路来?

陈总:我觉得是这样,对企业来说,一方面是要提供质优价美的产品,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为下游企业提供针对性服务。像我们铜杆行业,可以从资金角度入手为下游提供一定的金融服务,也可以在行情波动大或客户订单量多时提供一些套期保值服务,另外在客户需求多样化的情况下可以提供一站式购物的服务等等。

亚洲金属网:冠状病毒疫情对当前中国铜产业链造成极大的冲击,您认为对铜杆行业的主要影响有哪些?预计什么时候铜杆行业可以恢复常态?

陈总:春节以来,包括整个2月份冠状病毒疫情对整个铜杆行业的影响还是蛮大的。第一,我们下游漆包线及电线电缆企业普遍推迟复工,铜杆市场终端需求严重低迷。第二,物流管控对我们原料采购或者铜杆销售也形成很大障碍,我们的生产及销售都受到很大的影响。但目前国内各个省份都在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经济建设,自2月24日起周边铜杆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都开始稳步复工复产,我们预计3月份行业情况会有明显好转,其中像我们铜杆生产这样的中间型企业会率先恢复到正常的生产状态。

亚洲金属网:2019年中美贸易摩擦的阶段性缓和及升级近乎主导了包括铜在内大宗商品走势,您认为2020年贸易战对铜行业影响几何?

陈总:2020年1月15日中美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双方已经就部分问题达成一致意见。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经贸关系是世界经济总体稳定的关键。双方第一阶段协议的签订,已经大幅缓解全球贸易紧张的局面,为全球经济发展减少了不确定性。2020年是美国的大选年,美国从自身角度来讲也需要稳定与发展,个人认为今年贸易战不会再继续升级。但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仍然不会间断,双方达成最终协定的过程还将是曲折的,甚至阶段性的突发事件还会发生,但最终应该还是会向好的方向演化,因此我们对今年贸易战发展及对铜行业的影响也是相对乐观的。

亚洲金属网:您对2020年铜杆行业加工费及铜价走势有何预期呢?

陈总:这几年来,铜杆行业的产能增加还是很多的,竞争也比较激烈,目前铜杆加工费在历史上还是处于一个比较低的水平的,行业利润也极其微薄,甚至部分铜杆企业出现了亏损,而且近年来铜杆生产企业的人工成本、环保成本,运输成本等都还在持续增加,再加上铜杆行业的资金压力非常大,在上述种种情况下,我们预计2020年铜杆行业加工费难有下行空间,将继续保持低位稳定,个别月份也不排除小幅上扬的可能。
铜价方面,今年前两个月,受春节假期及疫情影响,物流不畅加上下游复工延迟,国内铜终端需求大幅减少,导致上期所及保税库库存大幅上涨,上期所库存已经达到30万吨以上的历史高位,从这个角度来说,铜价短期内还是存在下行压力的。但是,个人认为铜价向下空间不会很大,一个原因是目前铜价已迫近3年来的底部,受电解铜生产成本所限难以继续大幅下滑,另一个原因是当前国内冶炼厂硫酸胀库情况严重,目前许多企业已经开始有减产或提前检修的计划,为上半年国内铜供给端增加了不确定性。随着3月份用铜企业陆续复工复产,下游需求逐渐复苏,电解铜库存将逐步走低,预计今年铜价将走出一个先抑后扬的趋势,疫情对行业的影响只是暂时的,我们对下半年铜价走势还是相对看好的。

亚洲金属网:再次感谢您能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也在此祝天大铜业2020年各项业务蓬勃发展,生意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