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2020年下半年铜价仍有上涨空间
----专访钱东亚
总经理
江苏亨通精工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江苏亨通精工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简称“亨通精工金属”),成立于2008年1月,是亨通光电(股票代码:600487)旗下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3.3亿。公司坐落于苏州市吴江区亨通光电线缆产业园,引进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设计产能15万吨的美国南线公司SCR-3000铜杆连铸连轧生产线、德国尼霍夫拉丝机等一批进口顶级设备。产品主要囊括T1RΦ8.0电工圆铜杆;Φ1.5~4.5电工裸铜圆线(包括TR和TY);TRΦ0.127~1.05电工裸铜圆线(多头并丝);线束截面在6mm2及以下的裸铜绞线等。

亚洲金属网:感谢钱总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首先请您对贵公司的情况做简要介绍。

钱总:江苏亨通精工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简称“亨通精工金属”),成立于2008年1月,是亨通光电(股票代码:600487)旗下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3.3亿。公司坐落于苏州市吴江区亨通光电线缆产业园,引进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设计产能15万吨的美国南线公司SCR-3000铜杆连铸连轧生产线、德国尼霍夫拉丝机等一批进口顶级设备。产品主要囊括T1RΦ8.0电工圆铜杆;Φ1.5~4.5电工裸铜圆线(包括TR和TY);TRΦ0.127~1.05电工裸铜圆线(多头并丝);线束截面在6mm2及以下的裸铜绞线等。目前铜杆在全部产品中的比重在40%左右,深加工产品占比接近60%,其中铜杆去年产量达17.4万吨,产值80亿左右。

亚洲金属网:近年来国内铜杆生产企业有的选择走规模化道路积极扩大产能,有的选择走拓宽产业链走深加工的道路,面对未来发展贵司有着怎样的长远规划?

钱总:铜杆产能方面,我们短期内不考虑通过新增设备扩产,但会在现有设备的基础上进行技改。我们将尝试通过浇铸端跟轧制端的高效联合,并开发相应的模拟系统,看是否能把现有设备产能提升至22万吨,目前看来还是有一定的潜能可挖的,这方面我们跟国内相关大专院校及研究机构有着紧密的合作与互动。
深加工产品方面,我们今年新增了一台多头拉丝机,可能后面还会增加深加工设备但不会太多。一方面,下游大规模、集约化的大型深加工企业在产业整合及成本上更具优势,对我们而言想更多的切入这块市场并不容易。另一方面,深加工产品的加工费利润已经由此前1000元/吨以上降至目前300-400元/吨之间,盲目增加深加工产品产能意义并不大。

亚洲金属网:华东地区铜杆产能占全国总产能的70%以上,这其中又以江苏地区比重最大,身处这样竞争近乎白热化的市场环境中,多数铜杆生产企业利润微薄,贵司是如何应对这一困局的?

钱总:当前国内铜杆行业产能无序增加,许多铜杆生产企业仅以增加产值为目的,不追求经营利润,导致市场竞争日益低质化。对此我们认为办法不多,只能深挖内部潜能,积极降低成本。举个例子,电解铜采购上与冶炼厂直接合作,减少中间贸易环节,同时也可以减少物流及仓储成本。总之,我们将积极通过类似手段使公司效益达到最大化。

亚洲金属网:当前铜杆行业普遍存在着账期及点价期的问题,但也带来了较大的经营风险,贵司是如何做到兼顾市场维系与风险管控的?

钱总:风险把控主要是售前、售中及售后的问题,作为上市公司旗下企业,我们公司售前环节做得比较严格,对客户准入有一套自己的资信评估体系,只有符合公司风控管理要求的企业才可以做账期;同时,售中环节我们会监控客户履约情况与承诺的一致性,每一单业务都会根据实际回款情况与承诺周期进行评分,一个月下来可以清楚看到每个客户履约情况,根据最终评分进行排序,排名靠后的单位会相应减少授信额度。
关于点价期的问题,首先,我们在客户提货时就会让其按照当天暂定价付款,这个暂定价会比当时市场价格有一定上浮;其次,授予点价期的客户在售前资信评估及售中履约情况有更严格把控,以此来将业务中的风险降至最低。

亚洲金属网:今年突如其来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及整个铜产业链造成严重冲击,您觉得对铜杆行业的影响几何?

钱总:从我们的感受来看,2月份受疫情拖累工人无法复工,铜杆生产企业也未能及时复产。但下游订单并没有大幅减少,尤其是铜价处于低位时客户更是积极订货。3-5月份我们们订单基本都是满的。长远来看疫情对中国铜杆行业的影响是深远的,国内铜杆产能本来就严重过剩,加工费过低且利润微薄,许多铜杆生产企业都会有一定的多头或空头头寸。但新冠肺炎疫情给市场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春节后铜价单边上涨或下跌的行情超乎大部分人想象,使得铜杆生产企业在行情的把握上面临更大的困难。

亚洲金属网:今年2季度国内铜杆行业恢复情况超预期,国内多数铜杆生产企业保持高开工率,您觉得原因何在?即将到来的3季度这种情况是否仍能持续?

钱总:今年2季度铜杆市场表现火爆,一方面是春节前积累的部分未完成的订单,同时铜杆生产企业2月份因疫情开工率很低,再加上2、3月份铜价处于阶段性低位,下游逢低积极订货所致;另一方面,国网及基建方面3月下旬以来也新增不少订单,带动整个铜杆下游需求旺盛。
我认为这种局面很难继续保持,按传统情况来看,6月份以后市场将逐步进入淡季,近期我们了解到下游许多电缆客户在积极抢单,表明电网订单已过高峰期,随着7、8月份淡季到来,预计铜杆行业火热行情将难以持续。

亚洲金属网:国内铜价自3月下旬的近年低点持续反弹,目前已基本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您觉得下半年铜价走势如何?

钱总:虽然前面提到下半年来自电缆企业的订单将下滑,但是我们并不认为铜价将下跌,当前宏观环境下铜价跟基本面没有必然的联系。去年主要是中美贸易战主导铜市行情,今年年初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订减少了来自中美贸易关系的不确定性,如果没有新冠肺炎疫情,铜价应该继续上行。但疫情发生之后,全球各国很快达成一致,纷纷通过货币及财政政策去救市,目前看来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救市效果更好,资金从金融市场到实体企业能很快传导,如果不考虑中美关系再次恶化及疫情反复等不确定性因素,我们认为铜价下半年还是大概率会向上走,伦铜甚至可能会上涨至7,000-8,000美元/吨的水平。

亚洲金属网: 再次感谢您能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也在此祝亨通精工2020年生意兴隆,业绩长虹!

钱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