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中国交到(17000)  01-28|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磁物 0.0001%max 中国交到(17000)  01-28|碳酸锂 99.5%min 欧洲交到(1.5)  01-28|碳酸锂 99.5%min 中国到岸(1.4)  01-28|碳酸锂 99.5%min 美国交到(1.5)  01-28|碳酸锂 99.5%min 南美离岸(1.3)  01-28|氧化钇 99.999%min 中国离岸(0.4)  01-28|金属钇 99.9%min 中国出厂(8)  01-28|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磁物 0.0001%max 中国离岸(1.2)  01-28|铋锭 99.99%min 美国交到(0.1)  01-28|氯化锂 99.3%min 中国交到(8000)  01-28|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磁物 0.0001%max 韩国交到(1.2)  01-28|锰铁 Mn 75%min, C 2%max 中国出厂(300)  01-28|碳酸锂 99%min 中国交到(10000)  01-28
  • 
    • 基 本 金 属
    • 小 金 属
    • 铁 合 金
    • 稀 土 金 属
    • 耐 火 材 料
    • 炼 钢 原 料
    • 普 通 钢 材
    • 不 锈 钢 材
    • 特 殊 钢 材
    
    
    煤价频波是镁价高位震荡关键因素
    ----专访王飞
    董事长
    陕西榆林镁业(集团)有限公司
    陕西榆林镁业(集团)有限公司自营贸易业务、供应链金融业务、仓储物流业务、上游技术研发及深加工板块业务、镁铝产业园规划及建设等等,涉及到的产品包括多种规格的镁锭、镁合金,以及兰炭、硅铁等榆林地区优势产品,另外,公司在钢材、铁合金及进口设备和矿石等领域也已开展规模化的业务。

    亚洲金属网:王总,您好!感谢您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请介绍贵司的主要构成及主营业务。

    王总:你好!很高兴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经过四月份的杭州镁会,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希望今后榆镁和亚网可以继续加强合作,共同为中国的镁行业助力。 榆镁集团注册资本5亿元,其中国有占股82%,民营占股18%,榆能煤炭进出口公司作为控股公司,持股51%,府谷县国有资产运营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6%、陕西有色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持股15%,其余18%股份由榆林市内20家主要金属镁生产企业共同持有。目前公司的主营业务包括:自营贸易业务、供应链金融业务、仓储物流业务、上游技术研发及深加工板块业务、镁铝产业园规划及建设等等,涉及到的产品包括多种规格的镁锭、镁合金,以及兰炭、硅铁等榆林地区优势产品,另外,公司在钢材、铁合金及进口设备和矿石等领域也已开展规模化的业务。

    亚洲金属网:请详细介绍一下贵司关于开展货押融资及受托支付的业务模式,在过去一段时间的操作过程中效果如何?

    王总:去年年底因为市场行情的低迷,货押融资业务开展比较集中,效果也很明显,市场价位从12,500-12,800元/吨现金出厂回升到15,500-15,800元/吨的合理价格区间,有效提高了上游的生产积极性。受托支付业务目前也已经开展,具体业务模式比较成熟,合作的企业也都感受到了这项业务的便捷之处并且享受到了实际的经济效益。无论货押融资还是受托支付,都是围绕我们建立的仓储系统来实施的,核心的业务逻辑就是在货物入库监管后进行配套融资,不同的是榆镁在业务中所扮演的角色,我们既可以是融资方,也可以是代采方,这样就奠定了同时与上游及下游企业的合作基础,也方便我们后期把这些业务向我们的交易平台导入。

    亚洲金属网:自贵司成立以来,就备受业内人士瞩目,亦有镁业人士认为贵司是持巨资入市的大型贸易商,对此观点,您作何感想?另外,请详细介绍贵司当前的定位和发展目标是什么?

    王总:因为我们的资金实力容易引起行业人士的这方面猜想,甚至可能是担忧,但是经过这半年多的运作,大家已经多少认识到我们并没有大规模开展贸易业务,因为这个行业并不缺贸易商,我们更愿意在贸易环节帮助目前的行业生态去更好的开展业务,从信誉、质量和服务等方面再度提升。至于我们给自己的定位,那就是致力于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镁行业综合服务商,我们的发展目标是依托现有的资源及成本优势,提升国内原镁冶炼产业,通过金融手段整合行业的技术资源,携手国内外行业引领者共同打造贯穿镁行业全产业链的体系。榆镁的发展目标是致力于通过统一品牌、统一标准、统一定价、统一销售,推动榆林镁产业机械化、智能化、绿色化、标准化、合金化、高端化、集团化、稳定化“八化”发展,提高国际国内话语权和定价权,实现榆林镁产业健康稳定高质量发展。

    亚洲金属网:贵司自2020年10月30日成立至今,对镁行业也有了更深入的的了解和认知。您认为当前镁行业面临的主要机遇和挑战是什么?

    王总:镁行业现在面临两个主要的机遇,一个是新能源汽车轻量化的需求会带动镁基材料在汽车领域的规模化应用,另一个是建筑模板向轻量化的转变,目前铝制模板已经开始替代钢制和木制模板,镁合金如果可以在这个替代过程中占据一定的市场,将会迅速提升镁合金的使用量,并且把镁合金轻量化和易回收的特点充分发挥出来。与此同时,镁行业也面临几个重大挑战:首先是“碳达峰”“碳中和”政策的影响,如何在原镁冶炼环节实现增产的同时满足碳排放的稳步降低,这是镁行业能否长期发展的关键,也是目前镁行业亟待解决的技术问题。其次,依然是原镁冶炼劳动强度大、环保压力大、煤炭及兰炭产业依赖度高等问题,这些问题虽然在近些年有一定程度的进步,但是依然存在较高的政策风险,这也是我们进入这个行业之后迫切希望推进和改变的方面。除此以外,金属镁作为与铝、钢的潜在替代性材料,依然存在自身材料及加工方面的短板,这也是半年多以来我们不断走访诸多科研院所希望推进的方面。总之,我们愿意以国企的担当和自身资金的优势为推进镁行业的进步不断尝试、不断努力。

    亚洲金属网:贵司从镁锭入手,后期是否考虑拓展镁粉、镁合金及深加工产品?相关产品的近期和远期规划如何?

    王总:关于深加工领域,我们的态度是开放的,技术的发展跟市场的培育都离不开稳定的原材料供给以及资金的扶持,这两项恰好都是榆镁的长处,我们愿意跟优秀的同行们携手并进,把各自的优势最大化。中长期的规划,我们是以科技创新、模式创新、资本创新、数字创新为手段,打通矿山、原镁冶炼、镁合金产业、下游深加工与装备制造全产业链发展,构筑出榆林独有的金属镁产业创新体系。至于实施的步骤,我们还是将按照初期的规划,逐步建设并完善智慧仓储物流中心、镁产品交易中心、轻合金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镁产业科技研发及人才培训中心、金融中心和镁合金产业园“五个中心+一个园区”,合理规划布局,逐步形成全产业链发展模式。

    亚洲金属网:据我所知,贵司也涉及出口业务,目前主要涉及哪些镁产品?贵司在出口市场中的优势和挑战是什么?

    王总:出口领域你们也很熟悉,目前镁产品最大的出口量依然集中在镁锭这个产品,客户也是以国外中大型铝厂为主,所以我们也是以镁锭作为切入点,重点联系了终端的用户,因为我们可以满足较长的账期需求,同时我们也能从源头把控产品的质量、包装等,目前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综上所述,我们在出口市场的优势就是账期和服务的延伸能力比一般贸易商更强,同时作为国有企业,我们的信誉和履约能力也是比较突出的,去年至今年市场的大幅波动也能验证出这一点。但是我们必须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镁锭出口的不含税问题依然严重,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就很难获得与我们实力相匹配的优势,因此这也是下一步发展出口业务最大的挑战,目前我们已经与相关部门积极对接并且详细反映了这个问题,相信不久后会有相关的督查制度出台,保证出口企业的利益,规范行业的竞争秩序。

    亚洲金属网:经历了5月份的镁市大涨大跌,又走过了6月份的持续波动期,您认为这期间影响价格的主要因素是什么?贵司在此过程中又是如何应对的?

    王总:今年确实是特殊的一年,美国的输入性通货膨胀导致包括煤炭、钢材、电解铝、电解铜等大宗原材料集体跳涨,镁锭受到煤炭、硅铁的涨价推动也创造了近十年的一个新高,但是这个过程中也充斥着大量的炒作资金和投机者,严重伤害了下游企业的利益和信心,不符合行业健康发展的规律。我们在这次涨价过程中也遵循“保刚需”的原则,在下游企业遇到采购困难的时候我们积极报价出货,不赌市场后续涨跌,保证用户的生产稳定,但是今年以来市场库存始终处于低位,为了尽可能避免对价格的干预,我们没有大批量建立库存来对冲这轮价格的暴涨,这也给我们后期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保证市场供给和价格的稳定始终是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

    亚洲金属网:您如何看待镁厂当前成本及利润状况?

    王总:当前硅铁价格在8,500元/吨承兑出厂;煤炭平均价格在900-1,000元/吨且因煤炭紧张,工厂生产稳定性也受到极大挑战,此外,与之相对的兰炭情况却不乐观;同时,五台地区限产,优质白云石采购受限,若从其他区域采购,后期镁厂也将面临白云石成本增加的压力;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当前炉前工短缺,工资上调,熟练工成本提升;再有,今年关于VOC及水处理是镁厂亟待解决的两大环保要求,而在没有成熟方案可以参考的前提下,陕西镁厂也仅能摸索前进,相关投入成本也是很高的。从以上方面来看,在通胀严重的市场环境中,以当前19,800-20,000元/吨现金出厂成交价格来衡量,外采硅铁的镁厂获利空间在2,000元/吨左右,而非业内公司所言的“暴利”。

    亚洲金属网:今年以来煤炭价格持续高位徘徊,您认为支撑煤炭价格高位的因素有哪些?进入2021下半年煤炭市场价格又将如何变动?

    王总:今年以来的煤炭价格确实值得关注,这也是今年镁锭价格暴涨背后最重要的因素。今年5月13日价格一度超出1,000元/吨出厂且在6月中旬再度达到高点,成为镁锭价格今年以来两次达到峰值的关键点。谈及煤炭持续高位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其一,煤矿为了兼顾生产的安全和环保的达标从而限制了一部分产能,致使煤炭市场供应收紧;另一方面,夏季用电高峰和进口煤炭受限的叠加效应使得市场供给失衡进一步加剧,市场供不应求现状凸显。进入2021年下半年以后,预期相关部门会在保证生产安全的前提下出台相应政策,供给端可能逐步扩大并释放产能,在这个前提下煤炭价格有可能实现平稳回落。

    亚洲金属网:您如何看待第三季度镁锭市场供求状况?价格走势如何?

    王总:三季度在镁行业是传统的需求和生产淡季,一方面有国外夏休导致新订单的空窗期,另一方面国内原镁工厂也有检修的需求,因此通常在这段时间的供需关系比较平衡,除非原材料或者其他政策方面出现大的波动预期,否则三季度镁锭的价格应该会在目前的价位基础上随着原材料价格一起回调,但是今年我们看到了一些投机性操作出现在这个行业,这个现象可能会加剧价格的波动幅度。

    亚洲金属网:感谢王总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也期待今后榆林镁业集团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王总:感谢亚洲金属网的专访,希望今后能够通过你们的平台更多的发出镁行业的呼声,传递行业发展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