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中国交到(17000)  01-28|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磁物 0.0001%max 中国交到(17000)  01-28|碳酸锂 99.5%min 欧洲交到(1.5)  01-28|碳酸锂 99.5%min 中国到岸(1.4)  01-28|碳酸锂 99.5%min 美国交到(1.5)  01-28|碳酸锂 99.5%min 南美离岸(1.3)  01-28|氧化钇 99.999%min 中国离岸(0.4)  01-28|金属钇 99.9%min 中国出厂(8)  01-28|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磁物 0.0001%max 中国离岸(1.2)  01-28|铋锭 99.99%min 美国交到(0.1)  01-28|氯化锂 99.3%min 中国交到(8000)  01-28|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磁物 0.0001%max 韩国交到(1.2)  01-28|锰铁 Mn 75%min, C 2%max 中国出厂(300)  01-28|碳酸锂 99%min 中国交到(10000)  01-28
  • 
    • 基 本 金 属
    • 小 金 属
    • 铁 合 金
    • 稀 土 金 属
    • 耐 火 材 料
    • 炼 钢 原 料
    • 普 通 钢 材
    • 不 锈 钢 材
    • 特 殊 钢 材
    
    
    双控重压下镁锭供应将持续收紧
    ----专访陈明奇
    董事长
    榆林市天龙镁业有限责任公司
    榆林市天龙镁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天龙镁业)是2002年创建的一家集金属镁、镁合金、硅铁、纯炭生产、销售为一体,国内镁行业中规模、经济效益和出口创汇均居前列的中型民营企业。公司年产金属镁3万吨、硅铁2.5万吨、洁净炭30万吨,年产值6亿多元,年创税4,000多万元,现有职工950余人,其中高、中级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180余人,占总人数18%。

    亚洲金属网:陈总,您好!感谢您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请介绍贵司的主要构成及主营业务。

    陈总:您好,很高兴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我们也都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希望以后能够更紧密的合作。我公司是2002年成立的老牌金属镁民营生产企业,随着近20年的发展,目前公司主营金属镁国标95B和国标90两种牌号,年产能30,000吨,主要供应国内外海绵钛、牺牲阳极、铝厂、镁合金及深加工等企业。

    亚洲金属网:进入2021年以来,在“碳达峰、碳中和”的标准下,环保及安监要求不断加严,贵司是否也面临同样的挑战,在相关方面有何举措?

    陈总:是的,目前在“碳达峰、碳中和”的标准下,以及环保、安全等要求不断加严,公司面临的压力非常大,但公司从长远角度考虑,积极配合政策要求,一直在不断投入巨资,进行设备、工艺的提升改造,同时也在管理上下功夫,使公司能够适应政策、市场不断提升的高标准要求,作为生产型企业,也只有不断加强自身、适应变化,才能不被市场所淘汰。具体来讲,近三年我厂投入约8,000万元进行扩产和环保升级改造投入,先后对还原炉炉口,压球车间球磨机、压球机进出料口等易产生烟尘的环节分别加装了吸尘罩,并对供气车间露天的焦粉场、面煤场、储煤场搭建钢结构棚,对容易造成粉尘污染和产生粉尘的上煤输送带、煤台进行全部封包。并按照兰炭行业三年行动计划,开展了焦炭炉双室双闸、冷凝水罐装置等一系列环保升级改造,同时建成新型节能冷渣系统、生活污水池等环保设施,将压球车间人工操作设备改为自动化控制系统。以及还原车间炉前安装除尘设施,将蒸汽射流泵更换为电力驱动的机械真空泵等。

    亚洲金属网:近期市场关注的一大焦点是针对高耗能企业实施的“双控”政策,您认为相关政策如何影响镁锭供应?进入第四季度市场供应或有何种变化?

    陈总:能耗双控政策是国家大政方针,作为生产企业,此时也是体现社会责任感的时候,简单来说:“调整心态,转变思路,顺应趋势,积极配合”,在政策与生产上重新寻找平衡点。9月13日,陕西省榆林市发改委发布了《关于确保完成2021年度能耗双控目标任务的通知》,9月份至今年年底陕西超80%工厂要求减产50%,另有20%面临停产压力。这一政策实施以后,作为供应量占比近中国70%的主产区,势必对市场供应造成剧烈影响,市场将呈现严重供应不足局面。9月19日,陕西省榆林供电局下达通知表示,为深入贯彻落实“能耗双控”政策,结合县域实际,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商请府谷县对第一批能耗双控重点调控企业采取停止供电措施,其中,对于电石,铁合金行业企业于2021年9月19日24时开始停止生产供电,对于兰炭、金属镁行业企业于2021年9月20日上午7时开始停止生产供电。自此,府谷镁锭工厂从9月20日全线停产,神木工厂大幅减产60%,此状态持续到9月底。期间市场供应大幅收紧,买方恐慌跟进,原料硅铁价格大涨,镁锭价格呈现暴涨趋势。进入第四季度,陕西镁锭工厂或严格在能耗范围内维持40%-50%的开工率,镁锭市场供应将持续紧俏。但价格经历过9月下旬的暴涨后,镁锭价格或陆续走稳甚至有适度回调,买方或根据实际生产需求相应跟进。

    亚洲金属网:贵司主要面向国内客户,从您的角度来看,在国内疫情可控的支撑下,2021年市场需求是否向好?主要体现在哪些行业?

    陈总:2021上半年,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以铝厂为主的下游用户产能有序释放,市场需求相应回暖;同时,今年上半年镁合金及镁粉市场需求呈现复苏迹象,对于镁锭需求略有增加,市场成交表现尚好。进入下半年以后,在原料硅铁、煤炭、环保及双控政策等多重压力下,镁锭价格大幅上涨,以镁合金为主的下游消费商在原料涨势过猛且汽车行业芯片短缺等多重重压下,对于镁锭需求减量近40%;海绵钛厂因亦因原料镁锭价格大幅上涨但海绵钛价格处于倒挂状态,市场需求减量超30%;以铝厂及镁粉厂为主的下游需求相对稳定。

    亚洲金属网:在出口方面,贵司也是为数不多的直接面向国外客户的工厂。从2021年整体出口交易情况来看,您认为市场有无复苏?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陈总:从国外需求来讲,经历了去年的低迷期,在疫情可控的支撑下,今年国外铝厂对于镁锭需求有增。从国外几大铝厂的采购量就不难看出,今年对于镁锭的需求量较去年同比增幅在20%以上。但基于出口市场含税不含税的竞价现象,我们作为厂家,依旧面临巨大压力,期间镁锭出口仅保留个别合作多年的优质终端客户。

    亚洲金属网:2021年对于镁企而言机遇与挑战并存,贵司如何理解当下的挑战,又如何顺应趋势抓住机遇?

    陈总:煤炭、硅铁等原料持续上涨,采购困难;能耗双控、环保、安全,还有国家层面的整合淘汰政策,这些都是当下面临的最大困难和挑战,想要成功渡过,除了要及时顺应行业结构变化,做好资金流的管理,使其良性运转,以便可以持续投入资金进行提升改进,还要提高管理和产品质量来提高市场竞争力,来最终立足市场。与此同时,正是因为当前的巨大挑战,也给我们现有的生产企业带来了相应的机遇。今年的原料大涨、环保压力及双控政策也正是企业经历洗牌的过程,年初至今,镁锭价格持续上涨近50,000元/吨至63,000元/吨,属近年来的历史高点,对于企业而言也有充足的资金去应对环保要求,亦能匹配持续上行的原料价格。

    亚洲金属网:对于近13年以来的价格高点,您认为支撑它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进入第四季度后价格可持续性如何?

    陈总:上面咱们谈到的因素,包括原料、政策、需求、供应等等,其实最终都将转化为价格来体现,而支撑价格的因素从来不是单方面的,它一定是综合了方方面面的影响,才最终体现在价格上,我们不能单纯的归结到某一个点上,如果是某一个点的影响,它一定是短时的,但目前来看,今年来市场整体一直向上,那么要说最大的原因,就是所有的因素综合起来影响到了供需,才造成了价格的高点。进入第四季度以后,从持续性来看,短时间内各种影响因素还都没有排除,甚至有日益趋紧的态势,所以主流价格将在当前48,000-50,000元/吨徘徊一段时间,即使年底震荡波动,也仍将会是13年来的高点徘徊。

    亚洲金属网:进入2021年以来,因价格持续暴涨,诸多终端客户对于价格波动及供应商合同履行方面表示担忧,贵司如何保障客户稳定供应,在合作定价方面如何寻求平衡?

    陈总:惟艰难时,方显诚信之重!2021年确实是多变的一年,煤炭价格从年初的550元/吨提高到1,200元/吨,硅铁价格更是从年初的7,000元/吨暴涨至当前的20,500元/吨;同时,叠加供应端的大幅收窄,使得镁锭价格大幅上涨至当前的63,000元/吨,这给我们和客户之间增加了更多的考验,那么就要求我们在顺应市场变化的同时,还要兼顾客户的长久维系,协商定价时需要思虑的就更多,一旦定价即需要尽力保证按时交货。目前我公司本着诚信为本、合作共赢的基本理念,依靠多年的诚信积累,排除政策等不可抗力因素,客户还是可以放心采购的!

    亚洲金属网:感谢陈总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也期待今后天龙镁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陈总:好的,谢谢,借贵司的吉言,也祝贵公司能够越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