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中国交到(17000)  01-28|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磁物 0.0001%max 中国交到(17000)  01-28|碳酸锂 99.5%min 欧洲交到(1.5)  01-28|碳酸锂 99.5%min 中国到岸(1.4)  01-28|碳酸锂 99.5%min 美国交到(1.5)  01-28|碳酸锂 99.5%min 南美离岸(1.3)  01-28|氧化钇 99.999%min 中国离岸(0.4)  01-28|金属钇 99.9%min 中国出厂(8)  01-28|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磁物 0.0001%max 中国离岸(1.2)  01-28|铋锭 99.99%min 美国交到(0.1)  01-28|氯化锂 99.3%min 中国交到(8000)  01-28|单水氢氧化锂 LiOH 56.5%min, 磁物 0.0001%max 韩国交到(1.2)  01-28|锰铁 Mn 75%min, C 2%max 中国出厂(300)  01-28|碳酸锂 99%min 中国交到(10000)  01-28
  • 
    • 基 本 金 属
    • 小 金 属
    • 铁 合 金
    • 稀 土 金 属
    • 耐 火 材 料
    • 炼 钢 原 料
    • 普 通 钢 材
    • 不 锈 钢 材
    • 特 殊 钢 材
    
    
    下半年国内铜消费将稳步复苏
    ----专访石仁飞
    总经理
    深圳中京腾业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中京腾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公司是集自营有色金属贸易、贸易融资、矿产品进口贸易等为一体的综合服务提供商,涵盖铜、铝、铅、锌等有色金属及矿产。2020年业务规模成功突破100亿人民币,其中铜产品的销售收入达60亿人民币左右。

    亚洲金属网:感谢石总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首先请您介绍一下贵公司基本情况。

    石总:深圳中京腾业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深圳市福田区,是一家专业从事大宗商品贸易业务的综合性服务企业,业务范围涵盖铜、铝、铅、锌等有色金属及矿产。2020年,公司凭借专业、优质的服务与货源,多次为紫金矿业、江西铜业、河南金利、广西金升等等业内龙头企业提供服务,并与之建立了稳定互信的伙伴关系,铜是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业务板块,主要涉及电解铜、铜杆等的内贸,以及铜矿及粗铜等铜原料的进口业务。

    亚洲金属网:贵司对未来业务发展有怎样的规划? 除了贸易业务,是否有投资矿山或者铜实体生产企业的想法?

    石总:对于未来公司业务的发展,鉴于公司目前国内贸易业务已经较为成熟,我们希望在维持现有业务的情况下,依托股东的资金实力加大拓展进口业务资源及渠道,在目前进口铜精矿、及粗铜业务基础上,增加进口电解铜及废铜等方面的布局。对于矿山投资,目前有合作的菲律宾矿山公司有投资意向,待海外疫情缓和后,公司会去实地考察再行定夺。对于铜实体生产企业,公司原计划在东南亚成立废铜加工厂,但由于2020年11月1号起,国家放松了废铜的进口标准,所以这个计划暂时搁置。但如有合适的项目,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我们仍考虑相关海外投资,尤其是对涉及大宗商品业务的港口码头、仓库、矿山及加工企业的投资。

    亚洲金属网:受铜价高企制约,今年4-5月份国内铜市并未展现传统消费旺季表现,您认为下半年国内铜终端消费能否迎来强劲回暖局面?

    石总:今年4-5月,由于铜价一路攀至77,000元/吨左右的历史高位,下游铜加工厂接货明显放缓,多数以去库为主,因此消费情况较往年旺季相对疲弱。但自6月中旬以来国储抛铜消息落地,加上美国货币政策温和转向,铜价回调至70,000元/吨,下游接货积极性已明显提高,电解铜社会化库存持续下降。但考虑到铜价仍然高企,加上新冠变异病毒给实体经济复苏带来不确定性,我们认为2021年下半年国内铜消费将迎来温和稳步的复苏。

    亚洲金属网:当前国内铜杆行业竞争白热化,铜杆加工费处于较低水平,贵公司是通过怎样的业务模式介入铜杆贸易并获取利润的?

    石总:鉴于目前国内铜杆市场竞争透明化,华南地区铜杆Ф8mm加工费一度低至300-400元/吨之间,接近甚至跌破生产成本。作为贸易商在当前市场环境下,我们突破加工费瓶颈的方法有两种:1.采用委托加工模式。与各大铜杆厂家合作进行加工,同时采购质量合格的但价格较低的进口电解铜,以低成本优势介入市场。2.对于下游消费商采用买方定价权让渡及嵌套供应链金融业务等等方式,灵活服务市场,以获取经营利润。

    亚洲金属网:当前国内冶炼厂粗铜、阳极板等冷料储备相对充足,粗铜现货加工费一度超过2,000元/吨到厂,您认为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何在?今年3、4季度加工费是否会有所回落?

    石总:我们认为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在于:1.今年海关放开了废铜进口的配额限制,1-5月废铜进口量高达76万吨,较去年同期增加85.4%。同时铜价高企国产废铜货源也显著增加,国内粗铜、阳极板厂家原料充足,产量随之大幅增加。2.国外不发达国家尤其是部分非洲国家,出于对自身初级制造及解决当地就业等的需求,在当地新增许多铜粗炼项目,导致粗铜、阳极板等冷料产能释放。随着疫情在全球缓解后,运输能力的恢复,进口粗铜、阳极板的数量也因此有所增加。鉴于市场供应充足,而冶炼厂冷料消费能力有限,预计今年3、4季度粗铜加工费至少会保持在1,600元/吨到厂以上。

    亚洲金属网:因疫情导致海外矿山生产及发运受阻,外加中国市场需求强劲,进口铜精矿加工费今年上半年一度跌破30美元/吨大关,您认为年底前进口铜矿供应紧张局面是否仍将持续?加工费是否会重返60美元/吨以上?

    石总:今年6月份起,海外许多大型矿山新建、扩建项目陆续投产,再加上全球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各铜精矿主产国矿山生产及货物发运开始趋于稳定,我们认为铜精矿供应紧张的局面将逐步缓解。而国内主流冶炼厂5月份曾达成共识,年底前将减少(进口)铜精矿采购量126万吨。在供需格局逐步转换的背景下,6月下旬起进口铜精矿加工费已逐渐攀升至40美元/吨以上,但考虑到国内冶炼厂需求仍然旺盛,而全球铜矿供应仍有较多不确定性,我们认为年底前进口铜精矿加工费将难以回升至60美元/吨以上,但预计可上涨至55美元/吨左右。

    亚洲金属网:您对年底前铜价走势有怎样的看法?

    石总:从需求端来讲,在当前全球碳中和、碳达峰背景下,新能源行业用铜需求将大幅增加,其中新能源汽车用铜量可达传统燃油车的4倍,此外,家用汽车充电器和公共充电站也需要更多的铜,相关机构预计未来今年新能源行业的用铜需求将增加200万吨以上;从供应端来讲,尽管近年来全球铜矿陆续有新扩建项目投产,但新增铜供应仍无法跟上冶炼产能的扩张,也无法跟上在疫情得到控制后,全球铜消费报复性增长的步伐。再者,铜具有较强的金融属性,在当前全球货币超发,尤其是美国量化宽松仍未结束的情况下,我们预计年底前铜价仍有机会上涨至80,000元/吨左右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