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废旧蓄电池社会源回收溯源问题需要得到关注
----专访申星
副总经理
贵州金龙金属合金有限公司
贵州金龙金属合金有限公司于2015年2月13日成立,注册资金6,000万元,坐落于天下苗族第一县贵州台江县革一经济开发区内。公司以废旧铅酸蓄电池再生利用为主要产业,主要产品有再生铅、火法国标一号铅、合金铅、附属产品ABS塑料等。公司是台江县县委、县政府以招商引资方式引进的年产6万吨再生铅及铅合金加工企业。

亚洲金属网:申总您好,首先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专访,请您先简单介绍一下贵公司?

申总:我们公司是以废旧铅酸蓄电池再生利用为主要产业,主要产品包括还原铅、精铅、合金铅和相关附属产品,如ABS塑料等。公司前身是贵州长龙金属加工有限公司,原司于2010年获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是贵州省本土第一家获得许可证的规范性企业。后因环保政策等原因,于2015年搬迁至现在的台江工业园,并正式成立贵州金龙金属合金有限公司。公司依山而建,主要有原料库、生产车间和仓储车间等。

亚洲金属网:请简单介绍一下贵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情况如何?

申总:新公司于2015年正式成立,2016年开始试生产,2017年正式投产,产品主要是还原铅,2018年延伸了精炼环节,增加新产品精铅以及合金铅的生产。目前公司共有两条生产线,废旧铅酸蓄电池年回收处理能力10.8万吨,再生铅年产能6万吨。工厂设计规划了废旧铅酸蓄电池预处理及还原铅生产车间,精铅以及合金铅生产绿色车间。今年因为疫情等原因,总产量在4万吨左右。目前我们与多家蓄电池厂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长单占比达到80%左右。

亚洲金属网:新的《固废法》已经于2020年9月1日正式实施,同时,近两年各地政府加大对废电瓶回收监管力度,能否请您谈一谈这些政策对再生铅行业的影响?

申总:虽然贵州金龙成立时间不长,但实际上我们在行业里已经深根多年。早期全行业对于铅酸蓄电池的处理都不太乐观,公众环保意识不强,酸液随意倾倒问题明显,但随着政府以及企业的宣传推广,以及法律法规的完善,大家逐步意识到其中的危害和风险,这个问题目前已经有了很大程度的改善。早期暴露的问题,除了酸液的随意倾倒外,还存在部分没有能力进行电池酸液处置的企业,将电池拆解后的酸液直接排放,造成铅、酸污染。近几年相关机构重点关注并可科学指导这类企业进行自身企业升级改造,不合规企业退出市场。目前企业要运营必须要持有危废许可证,而所有申请危废许可证的企业在验收的时候就必须要具备相应的处置能力,这是硬性指标,这样就有效的避免了这方面的污染。其实,从现在的再生铅生产工艺来讲,部分酸液是可以转化为经济价值的,企业擅自排污的可能性就更低了。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使废旧蓄电池回收在程序上合法,也就是源要可追溯,新的《固废法》中也强调了生产者责任延伸制。目前企事业单位普遍都有电子联单、转运联单可以追溯,但放大到个体产生社会源怎么办?我个人认为后期大家可以多关注,齐心合力解决社会源的可追溯性等同类问题。

亚洲金属网:面对废旧蓄电池供应整体供应紧张的现状,贵公司是如何应对以保证企业稳健运营的?

申总:一方面我们自己有配套的废旧蓄电池回收的公司,公司也积累了一些比较稳定的合作伙伴,原本的回收体系能保证我们一个最低的生产需求量;另外一方面,我们与蓄电池企业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根据生产者责任延伸制的要求,蓄电池企业通过自主回收、委托回收或者联合回收等方式回收废旧蓄电池,而其在西南地区回收的蓄电池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与我司以联合回收、委托处置的方式合作,这样比较完善的补充保证了我们的生产;此外,很多企业反映废旧蓄电池难采有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采购量太大,而我们规模并没有那么大的情况下,在废旧蓄电池采购方面还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亚洲金属网:近年来,环保是再生铅企业绕不开的话题,贵公司在哪些方面做了哪些措施以保证符合环保要求?

申总:我们企业在建设之初就严格按照国家《再生铅行业准入条件》的要求建设,各方面都符合国家环保要求。目前公司采用的是符合国家环保要求的富氧底吹炉,同时还有收尘设施、脱硫设备、在线监测设备、废水处理系统等相关环保设施齐全。但是,如果因气候等大环境问题,要求企业限产限量应对,那么我们也是一定要积极配合的。

亚洲金属网:今年以来,国内安徽、江西、内蒙等地陆续有再生铅项目投产或将投产,国内再生铅产能日益过剩,对于再生铅行业的未来发展前景,您是怎么看的?

申总:我个人认为目前再生铅行业确实是明显过剩。这种情况下,一方面再生铅行业竞争加剧,另一方面会导致部分企业不管是政策要求还是自行减产,产能利用率肯定不高。也因废旧蓄电池运输半径问题,再生铅有地域性特点,如果某地区原先没有相关企业,则新建项目无可厚非,如果已有相关企业而又新批新建的话,那么最终,该区域内所有的企业都会通过市场的洗礼,优胜劣汰,留下的一定是那些有经济实力,管理能力强社会责任感好的企业。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会更多的关注产业链。大概可以理解为您跟我一家企业合作,就能够解决整个铅酸蓄电池生产者责任延伸制中每个环节可能涉及到的问题。这样才能真正使铅酸蓄电池的生命周期更长,使整个闭循环系统内能真正减排降耗。我们希望把这方面做好,这样企业在激烈的竞争中也会占有一席之地。

亚洲金属网:目前下游铅锭消费如何?对于市场上流传已久的锂电池替代铅酸蓄电池,您怎么看?

申总:目前下游消费还算平稳,从需求总量上来说并没有特别大的波动。而对于锂电池替代的问题,我个人认为不管是从工业领域还是技术方面,锂电池全面替代的可能性不大,可能会有小范围的替代,比如公共交通领域,部分储能电池等。目前来看,铅酸蓄电池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首先成本低,其次铅酸蓄电池至今已经有超过100年的历史,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且可以循环利用,而锂电池或者其他新能源电池作为新物种,能否经受住10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考验,这也是存在疑问的。所以我认为至少短期内不用太担心替代的问题,铅酸蓄电池行业将平稳发展。

亚洲金属网:展望2021年的铅锭消费以及铅价走势,您怎么看?

申总:对于明年的消费,我认为还会保持相对平稳。对于明年的铅价,我觉得应该会维持在14,000-16,000元/吨区间震荡,因为这个区间内,不管是生产商还是消费商都是可以接受的,低于这个价格的话,企业没有利润甚至亏损,就会减产甚至停产,如果高于这个价格的话,企业开工率进一步提升,会导致供应过剩,市场竞争激烈,供大于求,自然对价格也会有一定压制。

亚洲金属网:贵公司未来发展计划及目标?

申总:短期我们还是稳健发展,各个环节做到合法合规,此外,我们还是专注做好产业链,如果这个思路可以复制下去的话,我觉得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亚洲金属网: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祝贵公司生意兴隆。

申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