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2021年中国镨钕混合金属市场可期
----专访张旭亮
总经理
包头金海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
包头金海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位于包头市稀土高新区稀土产业园内。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主要从事稀土金属与合金、稀土永磁材料的生产和销售。公司批复产能现为3,000吨/年,计划分二期完成,一期计划1,000吨/年,二期计划2,000吨/年。2020年7月18日开始试生产,截止2020年12月5日一期已经全部竣工投产。计划2021年底前完成二期产能建设。

亚洲金属:张总,您好!感谢您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首先请简要介绍贵司背景和主营业务。

张总:包头金海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位于包头市稀土高新区稀土产业园内,是包头市重点招商引资企业之一。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批复产能现为3,000吨/年,公司已于2020年12月份通过了ISO9001认证。公司主要从事稀土金属与合金、稀土永磁材料的生产和销售。

亚洲金属:感谢您对公司进行的介绍,下面能否介绍一下您本人的从业情况?

张总:本人于2003年开始从事稀土行业,至今已从业18年。主要在稀土金属及合金领域深耕细作。原来领导17年之久的锦州坤宏新材料实业有限公司主要产品——镨钕混合金属,一度占领京津地区镨钕混合金属销售30%市场份额。

亚洲金属:从价格走势上看,2020年10月份以来,中国氧化镨钕和镨钕混合金属价格总体上扬。尤其在2020年11月中旬到12月初,市价急剧攀升,您认为价格上涨主要原因是什么?2020年12月中旬开始,价格经过暴涨后难以维持,呈快速下跌走势,您认为价格下滑的因素有哪些?对2021年全年镨钕混合金属价格走势,您怎么看?

张总:2020年10月以后镨钕氧化物和镨钕混合金属价格的上扬,我认为主要因素是受全球疫情过后经济复苏,磁材需求增加推动的。这几年稀土永磁应用持续增长,春节国内疫情的爆发及后面欧美疫情的持续,导致各种工业品及材料需求下降,大家对未来保持不确定性的警惕,各个公司都降低了库存量。2020年6-7月份随着疫情的逐步减弱,全球经济开始逐步恢复,工业品需求也开始增加。特别是稀土永磁材料历来是经济景气度前置3-6月的晴雨表。随着供需平衡的变化,自然就需要价格杠杆来调节,所以市场就出现了2020年10月份过后镨钕氧化物及合金价格的上扬,及后面由于短期涨幅过大导致下游应用接受困难,需求减少,直接影响镨钕价格回落平稳的现象。我个人对2021年镨钕混合金属价格持乐观态度,在目前价格基础上短期无忧,当然也不希望出现暴涨局面,不利于整个行业发展。

亚洲金属:贵司于2020年7月份试产,能否请您介绍一下贵司的项目建设进程、目前生产状况和未来发展规划?

张总:今年5月份本人受邀于公司实控人刘海星董事长,开始生产建设。本项目分二期完成,一期计划1000吨/年、二期计划2,000吨/年。2020年7月18日开始试生产,截止2020年12月5日一期已经全部竣工投产。计划2021年完成二期产能。目前我们坚持多年工艺特点:高温电解、钛勺出炉,即能保证一定高产也能保证金属的稀土纯度,目前我们单台8000A炉月产量基本能做到6吨以上;非稀土杂质铁控制到平均千分之一以下;产品优级率90%以上、合格率100%;金属稀土总量基本达到99.5%以上,深受广大钕铁硼客户欢迎。做为企业管理者,多年的实践告诉我,诚信经营,不断创新完善产品质量,提高企业竞争力才是企业发展壮大的根本。金海稀土未来企业愿景就是:做一个提供高端钕铁硼企业稀土原材料完善解决方案的合格供应商。

亚洲金属:作为业内资深人士,您了解到的中国镨钕混合金属产能、年产量和库存情况如何?目前贵司镨钕混合金属生产企业接单情况怎样?

张总:据官方公布数据,2019年中国稀土金属的产能大约10万吨,其中镨钕混合金属实际产量约4.5万吨。我认为2020年产能和产量同比有所增加。目前大部分金属企业都在交远期合约,现货很紧张。我们企业自生产开始,得到了很多新老客户的支持和厚爱,一直有持续订单,目前2021年3月份之前订单基本落实了。

亚洲金属:中国范围内来看,过去两年内蒙古、四川和江西都有新建稀土金属厂陆续投产,您是否认为新建产能将导致行业产能过剩?是否将带来原料供应不足、行业竞争加剧等问题?作为新建稀土金属厂,您将从那些方面着手应对行业挑战并促进公司发展?

张总:实际上,稀土金属厂固定资产投资并不大,主要是流动资金需求量大。因此,对于稀土金属行业,我觉得我们还是多重视实际产量数据的分析,研究产能意义不大。2019年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稀土永磁材料17-18万吨,折成镨钕混合金属约4.5-5万吨;2019年中国共分离出氧化镨钕5.6万吨(含进口稀土及废料回收量),折成金属量4.6万吨,前面我已经提到全国镨钕混合金属2019年产量为4.5万吨,目前看基本供需平衡,2020年供需面也基本平衡,所以核心问题还是下游钕铁硼需求的增减。当然自2011年国家提出六大集团整合方案以来,成果明显。目前上游原材料已经分配格局完成,作为稀土产业链中间企业肯定要面对上游原材料的采购压力。作为一名多年从业者凭经验来讲,目前哪个行业不是红海市场?都存在残酷的市场竞争。我觉得最基本的还是先做好人,做好产品,降低企业成本,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才能在优胜略汰的市场中生存下来。

亚洲金属:另外,业内对扩大轻稀土矿指令性计划指标甚至完全放开指令性计划指标的呼声很高,您认为这种呼吁是基于什么?您如何看待中国国产稀土矿和进口矿的平衡?

张总:我们还是用数据说话吧,2020年稀土指令性计划是14万吨(REO),对应的镨钕氧化物大概是2.6万吨,咱们再看看上面的数据,就不难理解行业内相关的呼声了。目前稀土产品价值应用主要在稀土永磁行业,我觉得稀土行业相关管理层及大集团以钕铁硼行业需求为核心,维护好合法市场秩序,平衡好国内稀土矿开采指标和国外进口量,完全可以有序的促进我们国内稀土行业的健康发展。

亚洲金属:作为钕铁硼行业的原料供应商,您预计2021年中国稀土磁材行业运行状况将如何?对镨钕混合金属行业将带来哪些影响?

张总:如果不遇到像2020年新冠疫情这种大的自然灾害或全球经济萧条、衰退等大事件,我觉得钕铁硼行业增长趋势是毋容置疑的,目前电驱动的如火如荼,共享二轮电动车今年应该是元年。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不断丰富和对生活、生产品质不断改善的追求,会对节能环保,轻便等特点的产品需求越来越多,这方面钕铁硼应用产品是强项。还有后面具有很大空间工业电机的替代也是趋势,例如水泵等。随着钕铁硼应用的增加也会促进镨钕混合金属的应用量,对于我们上游原材料公司来说这是好事情。

亚洲金属:非常感谢张总的分享,祝贵司发展蒸蒸日上!

张总:也感谢亚洲金属网的专访,预祝亚洲金属网越办越好,服务好相关稀土企业,继续为稀土行业的健康发展贡献力量,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