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2021年国内铜精矿计价系数仍有上涨空间
----专访杨文武
营销部部长
广东省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
广东省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矿产资源勘探、采选、综合利用、加工及矿产品销售的国有独资矿山企业,旗下矿山蕴藏有铁、铜、硫、铅、锌、钼、钨等矿产资源,目前企业采矿权范围内仍保有铜金属量40万吨、钼35万吨、钨金属量50,000吨、铅锌21万吨、硫矿石1,900万吨、铁矿石206万吨。目前日选矿能力已达到10,000吨,初步统计2020年铜金属产量超过14,000金属吨。2012年,大宝山矿凭借资源储量等各方面优势,经国土资源部、财政部审核通过,正式列为全国首批40家、广东省唯一一家“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

亚洲金属网:感谢杨部长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首先请您对贵公司的情况做简要介绍。

杨部长:我们广东省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位于韶关市曲江区沙溪镇境内,1958年5月建矿,1966年10月建成投产,1995年经现代企业制度改革为有限公司,现为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所属企业,是一家主要从事矿产资源勘探、采选、综合利用、加工及矿产品销售的国有独资矿山企业。大宝山矿是一座具有千年开采冶炼史的大型多金属矿山,是南岭成矿带的主要组成部分,蕴藏有铁、铜、硫、铅、锌、钼、钨等矿产资源,资源丰富且可综合利用伴生矿多。目前企业采矿权范围内仍保有铜金属量40万吨、钼35万吨、钨金属量50,000吨、铅锌21万吨、硫矿石1,900万吨、铁矿石206万吨。另据国内外地质专家的多次现场勘探估测,企业探矿权范围内还存在储量很大的矿产资源,找矿前景十分乐观。2017年完成技改后,选厂矿石日处理能力达到7,000吨,此后通过多年不断技改,目前日选矿能力已达到10,000吨,初步统计2020年铜金属产量超过14,000金属吨。2012年,大宝山矿凭借资源储量等各方面优势,经国土资源部、财政部审核通过,正式列为全国首批40家、广东省唯一一家“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

亚洲金属网:贵司对未来发展有怎么样的规划,是否有扩建及增产的计划?

杨部长:对于未来发展,上级公司对我们也是有扩产的计划与要求,但是目前尚未有明确方案。主要是因为我们目前处在企业改制的关键阶段,对于矿山扩建现在是准备两条路走。第一,如果公司资产成功装进集团内部上市公司,通过上市公司拿到所需融资的话,将会新建一个矿石日处理能力10,000吨的选厂。第二,如果公司未能成功改制,没筹到足够资金进行扩建,会将目前外租的日处理能力3,000吨的老选厂收回,根据相关协议该选厂2022年租期届满,收回后我们将对该选厂进行相应改造升级,争取使其到达年产5,000金属吨铜精矿的生产能力。

亚洲金属网:随着中国铜冶炼产能大幅提升,冶炼厂对国产铜精矿的需求日趋增加,铜精矿计价系数也随之逐年提升,您认为2021年国内铜精矿计价系数是否仍有上涨空间?

杨部长:从近年来的情况看,国内铜冶炼产能新增的速度是明显大于矿山的新建产能的,全球角度来看同样如此,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中国仍将新增约64万吨铜冶炼产能,随着新增产能将的进一步释放,明年铜矿供应紧张的局面仍将持续。从今年已达成的进口铜精矿长协TC基准价来看,国内铜精矿的计价系数还是有小幅上涨空间的,至于能上涨多少要看矿山跟冶炼厂之间的最终博弈,这本质上还是矿山跟冶炼厂如何分蛋糕的问题。鉴于2020年末国内铜精矿计价系数已接近冶炼企业生产成本,因此后续提升空间有限,目前来看2021年计价系数整体小幅上移0.3-0.7个百分点的可能性比较大。

亚洲金属网:近年来随着国家环保政策趋紧,国内许多中小矿山被迫关停或进行大规模整改,请问对贵司矿山生产是否造成影响?

杨部长:近年来的全国各地严格的环保政策确实令国内一大批未能达标的矿山企业关停,但总体来说对我们影响相对较小。大宝山矿业从2013年开始已经很重视矿山环保这块,自筹资金建设了当时国内矿山企业中最大的重金属污水处理厂,年处理能力达60,000吨。同时,在复垦复绿这块我们也走在行业前列,公司从2015年开始提出相关规划,并分阶段实施,到2020年已经达到了建成绿色矿山的初步目标。大家都知道,富含重金属的酸性土壤植被难以成活,但我们大胆采用新技术,使得矿山复垦复绿方面成果斐然,之前全国土壤大会,我们还作为优秀定点示范矿山,引来省内外大批相关单位过来参观。

亚洲金属网:2020年上半年铜价一度跌破国内大部分矿山的生产成本,当时贵司在生产及销售上采取了那些具体应对措施?

杨部长:在生产上,公司新领导班子刚好在3月份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上任,当时铜价跌至谷底,我们董事长提出降本增效的基本方针,在成本控制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根据市场情况,通过与供应商的协商,药剂以及备品备件的成本等都进行了大幅度的下调,同时严格控制上述消耗品的库存,到12月底为止,降本实现了非常好的效果。
在销售上,二季度铜价大跌,我们通过积极与合作的冶炼厂及贸易商沟通谈判,于6月份上调了计价系数0.3个点,8月份金、银价格上涨的时候,也相应提高了计价系数。同时我们也跟客户进行了积极协商,部分货物延长了点价期,最大程度地减少了上半年铜价低迷给矿山带来的损失。

亚洲金属网:新冠肺炎疫情对国内外矿山铜精矿生产及发运普遍造成较大影响,目前全球铜精矿供应仍相对紧张,您认为2021年全球铜精矿供应将呈现怎样的格局?

杨部长:目前全球新冠疫情仍然形势严峻,尽管新冠疫苗逐步上市,但其全面铺开并发挥实质效果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因此2021年全球铜矿的生产及发运在新冠疫情未能真正全面遏制的情况下不确定性还是很大,再加上国外部分矿山不时传出的罢工消息,预计2021年全球铜精矿供应总体还是偏紧状态,这也是国内铜精矿计价系数有望继续小幅上扬的基本逻辑支撑。但随着2021年下半年海外个别大型矿山新扩建项目投产,供应紧张局面预计将会适当缓解。

亚洲金属网:受全球多国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刺激及铜原料供应趋紧等多重因素推动,铜价自2020年3月的低谷一路攀升并屡创新高,您对2021年前铜价走势有怎么样的展望?

杨部长:从公开的资料来看,目前整个铜产业链对2021年铜价都比较看好,我们也秉持乐观看法。众所周知,铜的金融属性较强,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中国抛出40,000亿资金的救市政策,欧美主要经济体也都大规模货币放水刺激经济,此后铜价推涨至80,000元/吨左右的历史高峰。去年疫情发生后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再次祭出货币量化宽松的刺激手段,以期尽快从疫情中恢复经济,刺激力度及频度均前所未有,再加上新冠疫苗上市后全球经济及铜消费将持续实质性复苏,我认为2021年铜价在此基础上仍有充足上涨动力。